该吃药了

言多必失是我之前说的,可惜我说的太少,失的还是那么多。我总觉得这是和我息息相关的事情,但是我并没有责任。我自愿,自作孽。
我忍不住想了很多七月前的事情,试图回忆五月份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打算,而当我回到这个惨淡的八月份的时候,我知道太多的打算都落空了。
因为世界不是一个理想化的模型是么。
我们也不是什么参数。也不能被拟合。也不管该死的正态分布。也不受万有引力定律的控制。我们是像无理数一样恐怖的存在。

有时候半夜收到短信,我会条件反射地认为是你。而且我居然明知道百分之一千的不可能是。
你大概永远也不会用到我的号码。即使你喝再多,从来都不醉到失去理智不是吗。想起一个人并且去找她实在是太感性了,对我也不是很容易。
所以我就说着这些有的没的,说出来就是释放5%,少了点,但不至于液面张力不够,爆炸的样子肯定不会好看。

也许想要的是幸福,需要的却是平静。
现金不多立马能拿,还是神秘支票好?
(后一句是屁话,凑数然后对整齐了好看)

一分也不要
快喂我吃药

百!忧!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