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从几维空间诞生起开始有了宿命,或许宿命根本是空间之上的块面表达,连失乐园中的Lucifer也不禁为之彷徨而恐惧,毕竟全知与非全知的差池,不是一个集体性的永久背叛所能表达的,他的无奈和痛苦需要宣泄。

于是人类在最适当的空间交错中产生,人类的可悲在于他先天的无知、乏力却好奇,所以从禁果那天起有了善恶,随着善恶区分所生的不是幸福和满足确是死亡和死亡的伴随品,恐惧。人生可以没有希望,没有爱情,没有快乐,没有卓越,但不能没有死亡,于是从一个人诞生的那一天,恐惧借着死亡阴影变成了一切情节的出发点。

没有婴儿笑着来到世上,也没有人不终生劳碌却空手归于尘土,社会伪装着获得付出,却冰冷到没有感性的余地。一切可笑的轮回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是绝望地在恐惧中毫无胜迹地对抗死亡。然而人性毕竟是以感情为基础,故一代又一代,先是道德,后是人性,叙事的情感,有了社会后又是人道,民主,平等,在煞有介事背后,却是越发怯弱,给这种恐惧包裹了层层的外衣,不愿面对。

可人生的本质并不是逃避死亡,只是善恶的结界将一切真实戴上是非有无的面具,从此在撕裂的两极出现可知上的虚无,及不可知的虚伪。善恶产生道德,道德又将似是而非固化为是非,等到语境系统的产生和完善,那寻求本质的旅途已经完全被基建于二元的认知所盖上层层沙土,甚至建筑缤纷玲珑的现代城市,然而只有二元自己知道这个根基如此空虚。

Laibach系二战期间德国对卢布尔雅那的称谓。1980年6月1日,历史上最伟大的、壮观、华丽、智慧、技艺超群、独一无二的另类工业摇滚乐队在斯洛文尼亚共和国首都卢布尔雅那不远处的一个处处隐藏着反革命分子的煤矿小镇宣告成立,他们是日后所有电子音乐乃至整个摇滚乐Techno革命的倡导者之一。同时他们的音乐也在为他们的政治野心操作。他们宣扬极权政治,他们的所有活动被当地政府视为反革命并予以行政禁止他们的所有活动。

Life is Life是Laibach的名曲之一。悲壮、激昂。


歌词:
When we all give the power
We all give the best
Every minute in the hour
We don't think about the rest

And we all get the power
We all get the best
When everyone gives everything
Then everyone everything will get
Life is life!

Life is life
When we all feel the power
Life is life
When we all feel the pain
Life is life
It's the feeling of the people
Life is life
It is the feeling of the land.

When we all give the power
We all give the best
Every minute in the hour
We don't think about the rest
And everyone gives everything
And every soul everyone will feel
Life is life!

And we're all glad it's over
We thought it would last
Every minute of the future
Is a memory of the past
Coz' we gave all the power
We gave all the best
And everyone lost everything
And perished with the rest.
Life is life!

当我们都献出力量
当我们都献出了最好的
这一刻的每一分钟
我们无暇顾及其他

当我们都得到力量
我们都得到最好的
当每个人献出了一切
然后每个人会得到一切
人生才是人生

人生才是人生
当我们都感受到力量
人生才是人生
当我们都感受到痛苦
人生才是人生
这是人类的感觉
人生才是人生
这是大地的感觉

当我们都献出力量
当我们都献出了最好的
这一刻的每一分钟
我们不会去想要停歇
当每个人献出了一切
当每个人都感到自己的灵魂
人生才是人生

我们庆幸这一切都结束了
我们原以为会一直持续下去
未来的每一分钟
只是过去的回忆
因为我们献出所有的力量
我们献出所有最好的
每个人都失去了一切
我们随着静止毁灭
人生才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