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名,成都,英语名:Chengdu ,花名:蓉城、锦城、天府之国。市委书记李春城,市长葛红林。因为位于北纬30.67度,东经104.06度。所以虽然北京时间是UTC+8,成都市所在的时区却是UTC+7。邮政编码是610000,电话区号是028,汽车牌照是川A……
       以上是我们借助网路可以获得的关于成都的硬知识。关于成都的软时光,当然需要细细去体会。

       那就从锦里说起吧。
       出差的最后一个上午,天气晴朗,就像很多人的商务出行,总能压榨出那么一个纯粹的上午,用于探究一个城市的细致风情一样。我也拥有了一个完全自由的时光。从酒店出来,寄存好电脑,穿着休闲,斜挎着包,漫不经心地走了长长的一段,跟着,竟然就跳上了一辆1路车。
        每一站,如果跳下来,都是一段不可知的小旅程吧。可是车上有个姑娘太好看了,我竟然坐了很多站,然后随着她以及别的人群下了车,喧嚣中,才知道这里就是武侯祠。可是我似乎对这些堂皇的景点没有大的兴致。只好坐在一棵大树下,眯着眼睛打量起游人来,只是一小会,我就觉得没劲了。跟着我就发现,不远处居然吊着牌子,上面2个字:锦里。
       好吧。来成都前,他们都说你得去锦里看看。原来锦里竟然和武侯祠是邻居啊。没有看资料,然后遇见。大抵有些妙手偶得的意思。入口处不远。4个姑娘在很开心地轮流和张飞合影。(一家卖张飞牛肉的档口前,一个彪形大汉妆成张飞的样子: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这是三国演义里对张飞的形容。)
         往纵深里走,逛了异域风情的小店、手工瓷器店,还用手机拍了一簸箕在吃桑叶的蚕宝宝,路过一家熊猫专卖店,买了一个很 Q的熊猫相夹,在一个画像的姑娘摊前停留,画一张黑白的50块,去到得时候一个画像正要完成,被画者很开心,我趁着摊主得闲,指着挂在一边的一张画像问是否那就是她自己,她笑着说那是1年前的她,还说现在头发长了。她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淼淼。前同事,成都姑娘,那是个永远对食物充满热忱的女子。
       反正,锦里就是这样,不停路过。表面看似乎和丽江或者哪里哪里似乎并没有两样。可是还是有小惊喜。比如我就坐在一个敞亮的亭子里被一坨男子掏耳朵。坐在2楼的木凳上凭栏看了一小会下面穿行的姑娘。然后在一家忘记名字的小酒馆前,看着水里的鹅儿,喝了一杯。顺手给阿雪发了一条短信,喟叹真该昨天的时候和几个同事一起来感受夜晚的锦里。我无来由地觉得,晚上的锦里,才是妥帖的成都况味。
        反正锦里就是这样,它更多时候是一种呈现,以比较精致的方式。从我的理解来说,成都地处盆地,物产丰富,因为历代以来少有战乱之虞,民风安逸,这给了他们充裕的时间、精力和志趣来操持生活得情趣。春熙路的龙抄手,总府街的赖汤元,荔枝巷的钟水饺,耗子洞张鸭子,洞子口凉粉,长顺街治德号小笼蒸牛肉……都成了一张张名片。而锦里,大致是一次集体呈现,好比满汉全席,这样似乎夸张了。但用锦里作为第一次来成都的我的句点,我自己觉得还是愉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