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所以,没早睡。。。
      原因基本上还是老原因,就像是依然去老地方。“去哪里?”“老地方。”自然不用再过问。
      歪酷暂时不许未注册用户浏览,也就暂时算是半公开了,这点虽然有些让人恼火,不过我也不怎么更新,想想也无所谓。
      进入09年之后,好像时间过得更快,感觉元旦刚过,就已经二月中下。
      好像更加不重视什么日子了,虽然以前也很不注视,但是基本上每年的最后一天总会做点什么。 看老么多人14号写了点儿什么,我这也没什么想写的,只不过今年没继续写一个类似My Bloody Valentine的题目,也没继续听Loveless的冲动。MBV倒是挺磨人的,很磨很磨。。。很久没听蹬鞋,可能想把脑袋磨平了的感觉,也就那么一阵子吧。
      很多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其实也没什么应该不应该,但多少被常规影响了,或者说离常理越来越远,也就越来越不知所措。
      没听成大鼓,挺遗憾,立在门口的节目牌真好看,可惜上面的曲单只能对着冷墙。     益民餐厅真好,太热情了,也便宜~~~ 

      不知道歪酷这个反低俗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幸亏没把恍惚世界的初版封面贴这儿,要不我这估计就成打击对象了。
      胡乱下了些日本情色。还是觉得软色情好,不管是李翰祥还是粉红电影。应该更偏爱李翰祥吧,太氛围了。。。简直细致到极致,不服不行。

      打算考天津公务员,买了书。之前觉得自己乱七八糟的东西知道的还算不少,所以觉得这玩意儿应该没什么难的。一开始做题先是做了一堆数学推理,跟中学竞赛题赛的。做烦了往后翻,看见文常觉得挺高兴,一做题却全是历史,我历史最次了。。。又往后翻看见有好多地理题,挺高兴,因为以前地理学得最好,但是一做题发现都忘了。     今天翻了翻申论的书,本来之前觉得这也没什么难的,不就是GCD文儿么~越翻越皱眉头,这不就是八股文儿么?我突然想起来我高中作文就没得过高分。

      离消极待业也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