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想到下周这个时候我有要考完一次GRE,现在这个时候确实不是一个适合写博客的时间。但这个秋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不用文字记录下来已经显得不太合适了。


虽然已过了立冬,但这多事之秋似乎仍然延续着它的威力。今天起床便听闻隔壁着火了,第一反应是“两流氓没事儿吧?”打开人人,发现两人都在分享日志,确信没事便安心了。后又发现着火的是学堂,那是老流氓带我从外面参观过的一个楼,似乎对于隔壁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不免为隔壁明年的百年校庆担心,毕竟隔壁也曾是我儿时的梦想,但愿一切安好。


这个秋天对我来说有些难熬,先是奋战GRE,后又有ETS艰难的决定,让我倍受打击。但这个打击似乎只是一个前奏,到了11月初,先是惊闻母校发生的杯具,不由为师弟的离去扼腕叹息,也为母校的声誉心存忧虑。但这接二连三的事情并没有就此打住,就在那个下午,我受到了可能是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打击。我不知道我当时离崩溃有多远,反正是不远。值得庆幸的是,我还是被我的理性控制住了……在此感谢过去两周里陪我聊天的每一位朋友,特别是两流氓,其余的我就不一一点出了。


情绪这个东西很奇怪,它似乎受到很多事情影响,似乎又不受任何事情影响只是在随意的涨落。三天前,我以为我已经从我的情绪中走出来了,但现在来看,当时只是对学术的一时热情掩盖住了我的情绪。理性仍然没能主导我的思维,这种情况是我不愿意见到的,但似乎又很难改变。我不知道走出来要多久,只希望尽快走出来吧!


进来诸事不顺,但愿能在期中和GRE都过去之后,找一个机会好好调整一下状态,一味的压抑似乎也不是什么好办法,目前这个情况只能暂时先熬过去了。也祝各位一切顺利!


不知道为什么,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感觉逻辑前所未有的清晰,难道是在这种情绪下逻辑会变清晰?抑或是我判断逻辑清晰的标准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