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好喜欢这篇。

--------------------------

《玄怪录》 卷一

《杜子春》

杜子春,是周朝、隋朝之间的人。
少年的时候不事努力积攒家产,很快便落魄了,但他依然心气闲纵,嗜好带着酒四处游历。
待到钱财散尽没有栖身之处,只好去投奔亲故,但亲戚朋友们都以他不务正业而嫌弃他。

冬日的某一天,杜子春衣破腹空,徒步走在长安城中,中午和晚上都还未进食,彷徨着不知以后自己该往何处去。
走到东市西门处时,实在为自己的处境感慨,遂仰天长叹。

忽有一个老人将拐杖支到他面前,问,年轻人,你为何叹气?
杜子春对他讲出了心里话,为亲戚朋友在他落魄的时候嫌弃他而感到愤怒。悲恸愤怒的感情在脸上表露无疑。

老人继续问道,那你觉得,要多少钱才够用一辈子呢?
杜子春道,三五万吧。三五万就可以让我活下去了。
老人道,不可能这么少,你再想一想。
杜子春道,那十万?
老人道,未也。
杜子春再道,百万。
老人回道,未也。
杜子春再加,三百万。
老人这才道,我看这样差不多了。

老人于是从袖子里拿出一枚铜钱,递与杜子春说道,今天先给你这么多,明天午时,我在西市那幢波斯楼前等你,准时前来,过时不候。
隔天杜子春准时赴了约。
老人果然给了他三百万钱。却也没有告诉杜子春他的姓名,就匆匆离去了。

杜子春得了钱,一下富有起来,浪荡的心又回来了。
以为自己再也不用过以前那种流浪的羁旅生活,便出入轿马衣着光鲜起来。

饭馆理同酒鬼酗酒,妓院里享丝竹歌舞,也不再去想怎样谋得一条生路。

却只过了一两年,老人给他的钱便用去了不少。
只有换了身上的织锦绸缎穿起了麻布衣服,改换了豪华的车马。马骑不起了,就换成驴,最后连驴也卖了,只能步行。
倏忽之间,杜子春只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的境地。没有办法,只得又去了东市西门,故地重游,顿时不禁感叹起来。

刚发出声音,那个老人就出现了,握着他的手说,你怎么又变了这样?真是奇怪了!我再帮你一次吧,你觉得要多少钱才行?
杜子春只觉得惭愧不已而不愿意要老人的钱。老人再三逼问,他惭愧着对老人赔礼。
老人便同他道,明天午时,还是去上次那个地方吧。

杜子春怀着内疚的心情前往,这次拿了老人一千万钱。
昨晚没有拿这些钱以前,他心里打定主意这一次一定要发愤图强,要为自己谋出一条生路,置办家业,成为让石崇、猗顿这些古时候的大富翁都没有办法相比的人。
但是如今,钱一拿到手里,享乐的心却又故态复萌。杜子春又过得像曾经一下放纵。不出三四年间,又一贫如洗了。

后来居然又在东市西门遇到老人,杜子春羞愧难当,遮住自己的脸就要逃走,老人拉住了他的衣服,说,简直了!你怎么这么笨?
于是给了他三千万,说,这一次你要是还没有改过自新,就只有永远受穷了啊。
杜子春心道,当年我落魄流浪的时候,穷得一分钱都没有了。亲戚朋友们中就是有富贵的,也没有一个人管过我,只有这个老人三次救济我,我要怎样才能担当得起他的恩惠?
于是对老人道,这一次我拿了你的钱,就可以在人世间大有一番作为了,我要使孤儿寡母有衣可穿有饭可食,以此来挽回我失去的名誉和教化。你对我的帮助我深深感谢,待我成事之后,一定唯你所使。
老人道,这就是我希望你做的啊。等你成事之后,明年七月十五中元节的时候,到老君庙前双桧树下见我吧。

杜子春知道淮南有很多流落的孤儿寡母,于是去了扬州,买了百亩良田,在城中盖了屋宅,在路口建了几百间房子,然后收容孤儿寡母。
对他自己的亲戚朋友,不论近亲远亲,过去对他有恩的都给以报答,有仇的都进行了报复。
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以后,杜子春就按期去了老君庙前,见那老人正在桧树下唱歌。

见到杜子春以后就领他登上了华山云台峰。
往山里走了四十多里后来到一个地方,见到一幢高大雄伟的建筑,简直不似人间所有。
仙鹤欢舞,彩云缭绕。
屋子的正堂里有一个九尺(大约两米)多的炼丹药的炉子,炉内紫光闪闪,照亮了周围的门窗。
还有好多仙女环绕着炉子在侍候,炉子前有青龙后有白虎。

这时天也快黑了,再见到那老人,却已经穿着黄色的道袍戴着紫金的道冠俨然已不似这世间之人了。
老人拿了三个丹药和一杯酒给杜子春,让他赶紧吃下。
老人又拿了一张虎皮铺在内屋的西墙下面,面朝东坐下。

老人对他道,从现在开始,你千万不可以出声!这里出现的神,鬼,夜叉或者地狱,猛兽,以及你的亲属们被绑着受刑遭罪,这一切一切都不是真的。你不论见着了什么惨状,都不可以动也不可以说话,只管安心,不要感到害怕,绝不会对你有伤害。千万要记得我的话!

杜子春看向院子里,院里有一个装满了水的大瓮,此外什么都没有了。

那老人刚走,杜子春就听见外面人呼马啸撼天动地,只见满山满谷都是士兵,旌旗飘飘,戈矛闪闪,千乘万骑蜂拥而来。
有一个人自称大将军,身高一丈多,人和坐骑都披着金铠甲,光芒耀眼。
光他的亲卫就有几百人,都举着剑张着弓,直直来到屋前,大声呵斥杜子春说,你是什么人?大将军到了竟不回避!
有些卫士还用剑逼着杜子春问他的姓名,还问他在做什么,他都一声也不吭。
见他不出声,卫士们大怒,一声声喊叫着,杀了他!射死他!杜子春仍是不出声。
那个大将军只好怒气冲冲地带着队伍走了。

过了片刻,又来了无数的猛虎、毒龙、狮子、蝮蛇和毒蝎,争先恐后地扑向杜子春要撕碎他吞食他,有的还在他头顶跳来跳去张牙舞爪,杜子春仍是不动声色,过了一会儿,这些毒蛇猛兽也都散去了。

这时突然大雨滂沱雷电交加,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不一会儿又有大火轮燃烧着在他左右滚动,光在身前身后闪耀,亮得眼都睁不开。片刻之间,院子里被水淹了一丈多,空中雷声隆隆电光闪闪,像要让高山崩塌河水倒流,其势不可挡。一眨眼的工夫滚滚的浪涛涌到杜子春的坐位前,他仍是端端正正坐着连眼皮也不眨一下。

接着那位大将军又来了,领着一群地狱中的牛头马面和狰狞的厉鬼,将一口装满滚开的水的大锅放在杜子春面前,鬼怪们手执长矛和两股铁叉,命令道,说出你的姓名,就放了你,如果不说,就把你放在锅煮!
杜子春仍不说话。

这时鬼怪们又把他的妻子抓来绑在台阶下,指着他妻子向杜子春说,说出你的姓名,就不折磨她。
杜子春还是不作声。
于是鬼怪们鞭打他的妻子,用刀砍,用箭射,一会儿烧,一会儿煮,百般折。磨惨不忍睹。

他妻子苦不堪忍就向杜子春哭号道,我虽然丑,我虽然笨,我配不上你。但我毕竟有幸与你结为夫妇,一心一意侍奉了你十几年。现在我被鬼抓来这样折磨,我实在受不了。我不敢指望你向他们跪伏求情,只盼你能开口,就为我说一句话。人谁又能无情,你就忍心默不作声,眼看着我受折磨吗?

他妻子边哭边喊又咒又骂,杜子春始终不理不睬。
那位大将军也道,你不说话,我还有更毒辣的手段对付你老婆!
说着命令抬来了锉碓,从脚上开始一寸寸地锉他的妻子。
妻子哭声越来越高,杜子春还是连看也不看。

大将军说,这个家伙有妖术,不能让他在世上久呆!
于是命令左右,把杜子春斩了,然后把他的魂魄带着去见阎王。

阎王一见杜子春就道,这不是云台峰的那个妖民吗?给我把他打入地狱里去受罚!
于是杜子春受尽了熔铜、铁杖、碓捣、硙磨、火坑、镬汤、刀山、剑林所有的地狱酷刑。
然而他心里始终牢记着老人的叮嘱,反倒像其实这一切都是可以忍受的了,一声未吭硬生生挺了过来。

后来,鬼卒向阎王报告,说所有的刑罚都给杜子春用完了。

阎王说,这个家伙阴险毒恶,不该让他当男人,下辈子让他做女人!

于是让杜子春投胎转世到宋州单父县的县丞王劝家。

杜子春转世成了女子。一生下来就体弱多病,针灸吃药一天没断过,还时常自觉身体像是掉入火里摔到床下一下难受,受了无数的苦。但杜子春始终不出声。

转眼间杜子春长成了一个容貌绝代的女子,就是不说话。
县丞王劝的全家认为她是个哑女,对她百般调戏侮辱,杜子春总是一声不吭。

县丞的同乡有个考中了进士的人叫卢生,听说县丞的女儿容貌很美,就很倾慕,就求媒人去县丞家提亲。
县丞家借口杜子春是哑女,把媒人推辞了。

卢生闻后只道,为人妻子只要贤惠就好,不会说话又有什么关系呢?正好给那些长舌妇作个榜样。

 县丞无法只好答应了婚事。
卢生按照规矩施行了六礼,和杜子春办了婚事。

两个人过了几年,感情非常好,生了一个男孩。
男孩已经两岁了,十分聪明。

某一天卢生抱着孩子和她说话,杜子春不吭声。
卢生想尽了办法逗她,也不说话。

卢生忽而大怒道,古时贾大夫的妻子瞧不起他,始终不对他笑。但后来那位妻子看见贾大夫射了山鸡,也就对他无憾了。我虽然地位不如贾大夫,但我的才学会比只能射山鸡的他不强上百倍吗?可是你却不屑于跟我说话!这都是为什么?!大丈夫被妻子瞧不起,还要她生的儿子做什么!

说着就抓起那男孩的两腿扔了出去。
孩子的头摔在石头上,顿时脑浆迸裂,鲜血溅出好几步远。

杜子春爱子心切,一时间忘了老人的嘱咐,不觉失声喊道,啊呀!……

 

啊呀声还没落,发现他自己又坐在了云台峰的那间道观中。老人在他面前。

这时已是黎明时分,突然有紫色的火焰窜上了屋梁,转眼间烈火熊熊,把屋子烧了个一干二净。

老人对他道,你这个穷酸小子,可把我坑苦了!于是提着杜子春的头发扔进水瓮里,火立刻就灭了。

 

老人道,你可知,在你的心里,喜、怒、哀、惧、恶、欲都忘掉了,只有爱,你还没忘记。卢生摔你孩子时你若不出声,我的仙丹就能炼成。你也就能成为上仙了。可叹啊,仙才真是太难得了!我的仙丹可以再炼,但你却还得回到人间去,以后继续勤奋地修道吧!


说完给他向远方指了路让他回去。

临走时,他登上烧毁的房基,看见那炼丹炉已坏了,当中有个铁柱子,有手臂那么粗,好几尺长,那老人正脱了衣服,用刀子削那铁柱子。

子春既归,愧其忘誓,复自效以谢其过,行至云台峰,绝无人迹,叹恨而归。

---------------------------------

吾子之心,喜怒哀惧恶欲,皆能忘也。

所未臻者,爱而已。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