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

 

                伊索尔

 

 

从橱窗玻璃中抽身,踱向

街道的反面,一只警惕的黑松鼠

趴在树干上,没有人

吃惊,她从喷泉的侧面走过来

一些活物四散逃开

树影下的石凳融化着

被接近的黄昏,

不动声色

 

而更巧妙的是尾随。

鞋跟敲击经纬分明的路面,

内心的离合器追赶

线谱上逃逸的切分音,

隐秘和谨慎――

早已被公开

在裙边周旋的也不是线索

和绳索间的角力

胆识和证据牵引远处的风筝――

在真相的漩涡里蜗居。

 

闪念间,

她急促退却

如下落的水滴,穿透一整首

缓慢沸腾的幻想赋格

 

                         2005.10.31

 

 

周瓒:“推理之诗”

 

       这首诗很像小说和电影中的一个场景,有人物,有活动空间,同时,营造了一种神秘、紧张的气氛。诗题为“间谍”,从全诗看也可能只是一个比喻,将诗人所观察的“她”想象成一个间谍。间谍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作为侦探故事爱好者的我们肯定不陌生。当他/她们在街头时,必须不露声色、镇定自若又小心谨慎,必须警惕“尾巴”和形迹可疑者,必须时刻提醒自己身处险境。一个或许并非专业的间谍或侦探,这人物与情境在保罗·奥斯特的小说中十分常见。

       而如果“间谍”是一个比喻,那么,这个被观察的如同间谍般的“她”究竟处在怎样的心理情境当中呢?对环境格外敏感,对自己在其中的行动有一种被窥探的意识,对行走的节奏和周围的一切有一种疏离感和自我调节意识,所有这些又使得“她”经验到“隐秘和谨慎”其实“早已被公开”的惊恐,“胆识和证据”也“蜗居”在“真相的旋涡里”的自若。如此,当然是很不安定、安稳的处境,“闪念间”,“她”的“退却”其实是一种自我意识的来临,因为,一首诗到这里就成形了。诗歌写作岂不就如同间谍的处境一般,需要小心行事、步步为营么?

       诗中的动词用法格外传神,首句中“抽身”一词,刻画出陷入镜像(橱窗玻璃)中的“她”如何地挣扎与努力,紧接着的“踱”又漫画出“她”的克制与紧张。而“内心的离合器追赶 /线谱上逃逸的切分音”,一追一逃,其实都是写“她”近乎麻木的紧张感。可见,除了善于营造氛围外,这首诗还显示了伊索尔独特的修辞和独特的词语梦想的方式。
       被动或主动地感受“间谍”处境,是现代都市人的独特经验。“间谍”也与本雅明笔下的捡垃圾者形象(诗人波特莱尔)形成一个对应,成为现代大都会的双子意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