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出门了。坐在家里,看着窗外的天一天比一天蓝,阳光一天比一天灿烂,于是知道春天又来了。

寒假里做了个不大不小的手术。说不大,是因为不过是割除了个良性的瘤子,问题不大。说不小,是因为肚子和子宫各挨了一刀,肚子上留了一道十公分长的刀口。我跟老歌抱怨说,完全跟剖腹产一样,可惜没生个孩子出来。

前后住院十几天,比别人长一些,因为术前检查发现我严重贫血。另外白细胞也低。大夫说要不是我血小板还正常,简直就要怀疑我血液有问题了。因为贫血,所以术后一星期一直头晕得没法坐起来。准确的说,躺着不怎么晕,就是经常觉得我的床在晃,刚开始还以为地震了呢。起来上一次卫生间,躺下就头晕恶心一两个小时。吃饭也像受罪,都是躺着等家猪喂。嗯,顺便说说,这一个月家猪算得上是任劳任怨,表现还不错。住院期间赶上我生日,猪还买了一篮花带到病房,让我大吃一惊,简直怀疑是不是有些同学,比如老歌,悄悄提醒他了。当然,老歌同学自己也给我送了花篮加果篮,从网上。青岛分舵的同学都带了好吃的来看我了,呓语同学也打了不止一个国际长途。还有其他一些同学也都表示了关心,谢谢大家了。

今年武汉的歪蜜是去不了了,前天在院子里走了不到十分钟就腿软的有点打晃,我想我还是老实点吧。我阿Q地想,马上要开始装修我新校区的房子了,正好省下钱来可以多买一件家具。确实交了房款之后我也穷得厉害,没有钱装修了,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