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改变一直以来的不太健康的生活习惯和规律,在前几天我终于下定决心在每天12点之前关电脑睡觉。随之而来的又产生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只考虑到了晚上早睡的好处,而没有考虑到早上必然的早起所带来的空虚。反而造成了我每天早晨的不自由感。通常我都是一个没有什么远大追求的人,我只希望能够简单而又充实的并且让我感到舒适愉悦的生活,事实证明每天早上当我醒来之后,只能强迫自己再睡下去。这是很痛苦的,恰如在经历一个甜蜜浪漫的悠长的法式湿吻之后,人们通常都极其不愿意再来一次一样。

我发现自己的肤浅,因为很多时候我发现我终究只考虑到了事情的一半或者一大半,总会有没有算计到的地方。然后在接下来的事情发生之后,想尽办法弥补。通常性的这样的经验发生之后,人就会产生经验性的不自由感。而我们又通常会将这些不自由感归纳为客观规律。貌似听起来是那么地可悲,却被无数人的生活在默默地践行着。

也许这样我们才能领会为什么叔本华会说人类至死都必须扮演着一个自己诅咒的角色。所谓诅咒的角色一定是破坏了正常的生活自由以及愉悦感的角色。但是经验性的挫败感会让人们感觉自己永远受制于自己无法驾驭的“规律”之上,并且将它就误认为就是“客观规律”。所以我们永远得不到真正的自由,不是因为自然的约束或者法律的制约,而真正的自由恰恰是被我们自己限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