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居然梦到了初中的同班同学。
    大概意思就是,大家不知道为啥又聚在一起了,在一栋几层的楼里面(奇怪,一般这种梦一定都会在这么一个楼里面……)。这个梦比较诡异的地方在于,我在梦中对这个楼的路线几乎是清清楚楚,比如说吧,我知道这个楼大概几层有个小商店,门口有些人免费发放试吃的面包啥的,在梦中我有一次饿了,就咚咚咚往那个商店跑,在门口拿了两份面包。
    今天梦的主题也比较别致,就是我们初中时候大家都非常喜爱的数学老师班主任,他想买一个单反相机。于是大家就有人托人有关系托关系有经验提建议,最后我记得连具体的价格、折扣和赠品啥的都确定下来了。在梦中我们的班主任罗老师想买一个最贵最高级的单反相机。这个相机是他买给他女儿的。
    然而,现实生活中,罗老师的孩子是他儿子。长的巨高似乎。
    从梦中醒来其实挺开心的,在梦中和大家聚了一次。

    今天跑步的路线依然是Pasir Panjang路、商学院、PGP。中途改道跑了跑昨天没敢跑的山路,以为找到了一个没车的足够长的山路。结果跑了不到10分钟就跑到头了,于是这条路满足了没车的条件,不满足足够长的条件,且阴森恐怖,以后还是别跑这边了。
    跑PGP的那段大斜坡的时候,真的是精疲力尽。在从平路开始上坡的时候,我还卯足了劲,使劲往上跑;跑到斜坡末端的时候,那真的叫一个精疲力尽呀……而当我往下跑的时候,才不断感慨刚才这一段坡度有多大。
    最后快到家的一个大下坡,听着《Young for You》,顺着山路狂跑了一阵。各位想振奋精神的,可以点击这里听听这首歌

    跑的时候听痛苦的信仰的《再见杰克》,听周云山和废墟乐队的《这要问鲍勃迪伦》、《北京》。周云山的新专辑《悟空》我觉得很棒,尤其是这一首《这要问鲍勃迪伦》,这首歌很有向鲍勃迪伦的《Blowing in the wind》致敬的味道。
    image

    至于审美的历程……说的是昨天晚上校内某位学弟贴出来的文章。
    那篇文章是他思想道德修养一课的期末论文,得了满分。
    而他的思想道德修养呢,与我一样,都是选了清华“帅先生”的课。帅先生当时开两门课,审美的历程和思想道德修养,两门课内容一模一样。当年“帅先生”给我们上课的时候,不断“毅然指出”他和种种反动思潮作斗争的光辉事迹。他给自己宣传的形象过于高大全,他信不信自己那一套,恐怕只有鬼和他自己才知道。
    我后来听说,上过他的课的人,如果在期末论文中大写特写歌颂他的话,就会获得高分。他的审美的历程似乎就是因为高分人数太多了后来不给分,改成记“通过”和“优秀”了。
    这位学弟的论文呢,在这门课上拿了满分。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他写成什么样子了……摘抄一段,以便大家奇文共赏:
    “前两天是我十八周岁成年的日子,和她(指女朋友)讨论应该怎么过这个意义非凡的生日,想了很多,感觉都太俗了。突然她说:“不如我们一起重温帅先生的课件吧。”当时心里为之一震,帅先生不仅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清华人,竟然把这个北大人也给“感化了”,也许,大师的风范就该如此。那个晚上,电脑屏幕上闪动着熟悉的图片与文字,一次次的泪流满面,一次次的相拥而泣,一次次的灵魂洗礼,真的,不会记很久,就这一辈子。那个晚上,我们共同许愿,共同勾画我们的未来,第一次爱的那么投入。也许有了共同的信仰之后,会爱得更甜蜜,更美好。感谢帅先生,这也许是一种意外的收获吧。十八岁的夜晚,朦胧的月光下,我们和帅先生一起度过,不孤单。”
    全文都是这个调调,拿了满分。然后他把文章自己发到自己的校内,并且感慨曰:我靠你看我这么写文章他给了我满分,这个帅先生太他妈的奇迹了!
    我想起一句话,叫做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这件事情可以这么来类比一下:假设你想要办事,你知道给某个贪官送钱他能帮你办,你就一边送礼一边拍马屁把他拍舒服了一高兴就把事情帮你办了。你从贪官家里出来,仰天长啸:贪污腐败真是要不得呀!这个领导太他妈恶心了!
    世界上确实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有的时候你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干违心的事情是达到目的的捷径之一。最优原则的人,会找别的办法去达到这种目的,就算达不到、那就拉倒了,这件事情宁可老子不办了老子也不干恶心事。我愿意成为一个有原则的人,但是坦率的说现在我还做不到。然后第二种人也就是世界上最多的人,有的时候不得不去做一点违背原则的事情:比如亲人躺在医院,你不给主治医生塞钱他就不给亲自治,那这个时候为了权衡塞点钱也就算了。而第三种人,他没有原则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没有原则,甚至还会说“原则是个啥多少钱一斤”并且沾沾自喜。
    帅先生闭上眼睛“歌颂”一切来达到他的目的,这位学弟闭上眼睛“歌颂”帅先生来得到他的目的。学弟,你觉得你的所作所为,就这件事情本身而言,和帅先生所作的有区别么?如果没有的话,那你怀着什么样的立场来嘲笑帅先生呢?
    我在这里讨论这件事情本身,并不是想针对这位学弟——因为我都不认识他,没理由针对他。如果这位学弟看到这篇文章的话,权当看到一个是师兄发表一下个人看法而已,如果觉得有道理就采纳,如果觉得没道理就该怎么做就这么做、想怎么做就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