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长假出去玩的兴致并不是很高,多半是因为闭上眼就能想象各地大同小异的景象----喧嚣的人声、排队。常常觉得,也许我们长假看到的,已经不是风景本身,是被人胡乱修改了的风景。

         长假对我来说,有段安静的时间,坐在不太耀眼的阳光里看看书,幻想下那些未能实现所以永远最美好的旅行,也不错。

         不过这对我来说是不错了,对于曈曈来说就有点儿过分了,长假啊!

         所以,简单地做了些功课,我们决定长假后半段去个附近的地方。N算是重度路痴,我的方向感也一般,能算轻度路痴,有鉴于此,我一般不太敢轻易决定开车去外地。但最近N有了新的装备GPS,很是摩拳擦掌地想要一试。

         那就去吧。

         目的地是溧阳的天目湖,我们google和GPS双管齐下地事先做了功课,觉得心里有谱了,才决定出发了。

         一路上都很顺利,就是沿着申苏浙皖高速(好像就是沪渝高速)行至近安徽的地方,有点儿犹豫了下----到底是按照GPS走安徽境内,从广德往北,还是google说的另一条沿宁杭高速往北,从溧阳南下呢?后来我们决定还是听GPS的吧,省得之后麻烦。

         也是有趣,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经浙皖高速收费站一进入安徽境内,路旁的景致突然就有了变化,好像我们一直印象里的江南,到这里就结束了。四处腾起的灰尘,黯淡些了的农舍似乎要特意告诉我们,这是安徽了。

         一不留神错过了应该下的祠山岗出口,正在犯难处,高速公路很贴心地在维修并设了路障,我们就混水摸鱼地在高速路上调头了。下了祠山岗出口,就是一条坑洼不平的泥路,好像正在维修。只是我们的GPS还在执著地给我们指路,虽说道路名已经全然变成了大而化之的“X404”等等乱七八糟不明所以的路。
image

         我们犹犹豫豫地一路前行,总担心前面出现“此路不通”的路牌。好在这条人烟稀少的土路,也总有一两辆对面方向开过来的车,看上去好像走得通。
image

         这样一条路,对于一位重度路痴和一位轻度路痴来说,实在是有些心惊胆战的。关键是这路走不通了,荒郊野岭的,我们该怎么办呢?
image

         感谢上帝,听着GPS的指示,前方也适时出现了这条看上去路况好了很多,让我们可以左拐的路。
image

         路况好了,我们也轻松了许多。穿行在这些不知名的小路上,触手可及当地村民的小院。N又开始给曈曈讲“此处的局限”和 “外面的世界”,可能我的人生观要懒散一些,我倒觉得就是不同的生活吧。我们此刻拥有的生活,给我们带来不一样视野的同时,也带来“看得见”但可能“永远无法抵达”的痛苦。各人活各人的吧,每一样的生活,只要自己满意,就好了。比如路痴,走走这样的黄泥路,已是快乐,多好?

         曈曈肯定是看西洋镜一样,看着路旁不一样的风景,不一样的人,突然冒出来一句:“哇,这个女的娶了个好老公啊。。。”我一头雾水地问:“你怎么知道是好老公呢?”曈曈回答:“他穿着西装还戴着墨镜啊。”哦,这就叫好老公啊,难度的确不太高哈。

       一台挖掘机坏在路中央了,我们只好小心绕过。
image

         看见有卡车在装卸竹子啦,竹海应该快到了!
image

         顺着巨大的广告牌,很容易找到了住的宾馆,这时已近中午。略微拾掇了下,就去餐厅吃午饭,首选肯定是天目湖大鱼头啦。

         在上海也有号称千岛湖的有机鱼头,吃过一次,虽说是朋友推荐的,但看着汤上面漂起的一层油花,就略有腻味----肯定是炖煮前用油炸去腥味的时候,油放多了。那次吃,只觉得一般,也去过千岛湖当地吃过,也没有很深的印象。所以,这一次原本就算是应景地点了鱼头,没抱很大的希望。

         吃饭的人不多,大概鱼头的炖煮需要时间,颇等了会儿,鱼头才来。
image

        恩,汤是很清爽的白汤,上面就是一些碧绿的香菜,我喜欢。尝了口鱼肉,哎,真鲜啊!在上海买过花鲢的鱼头做汤,没有这么鲜。汤的味道也很美,就是放了点盐和胡椒粉,但鱼本身的鲜香的确很赞!战斗力陡涨地超水平发挥,一大锅鱼汤被我们吃掉大半,鱼头更是分食干净。

        于是,我们决定,步行去竹海。其实本身住的地方离竹海就不远,步行大约20分钟吧。

        去往竹海的小路两旁就是当地村民的住宅,有些房子看着好像村委会集资建的单元房,甚至还有城市小区常见的健身区。但多数是村民自己的小楼,一家挨一家的餐厅和农家乐。大多数游人都是开车或者乘大巴直接到竹海山下。像我们这样步行的,很少见,除了一辆辆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那个下午的那条小街,在白亮的阳光底下,还是很安静。

        浓郁的桂花香和阳光下静静腾起的烟尘,伴着我们一路前行。如果不是不时出现的,同样悠闲懒散的土狗,可能那一刻会更美好。但身为一名重度怕狗人士,我还是更喜欢这些原生态的土狗,较少被拧巴被强迫,好像它们的生存环境和狗性比较舒展,比较“狗道”。它们其实对于我这个慌张的路人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甚至连眼光都不会分给我一分。好几条趴在路边晒太阳,我越是怕却越是要看地观察它们的样子,还真是第一次发现,就算是土狗,长相也各有千秋。有只好像上了点年纪,一副忧世伤身的样子,就是靠得太近,我逃还来不及,就没敢拍。

        这只在马路对过,好像要打瞌睡了,但长得真是喜相,特别是两只耳朵,快赶上高老庄的那位了。我抖抖豁豁地拍,没敢靠太近,更不敢拍正面了,耳朵不明显,深以为憾!
image

        高老庄的远房亲戚趴在一垛矮墙那里打盹,害得我也不敢过去观摩这只困在笼里的野猪。唉,猪落平阳也挺郁闷的!它不停地在那个小小的笼子里走来走去,很焦躁。我环顾了一圈,生怕看到附近的餐馆有野猪肉的菜。还好,笼子边上竖着的牌子上写:“吃农家菜,观赏野猪。”
image

        一路上,看到家家的小院里都竖着这个。好奇问N,答曰:扫把。
image

        终于看到一位老伯在打理这个,赶紧过去问,老伯很热情地说:“这就是‘芝麻开花节节高’的芝麻啊。”老伯用一根树枝抽打晒干了的芝麻杆,黑色的芝麻就应声而落。白芝麻的外观颜色要更浅一些。
image

        曈曈很好奇,这下再看到芝麻就可以掰活这段儿了。
image

        说话间就来到竹海山下,人还是挺多,不过没到难以忍受的地步,大概已经是4号了吧。
image

        溧阳这里的景点都很规范,公园门口都有热情的迎宾小姐给指路,给人感觉很好。进门就是竹海的内湖,很美。只是湖上的竹排没什么意思,非常没意思。还有人想要去的话,建议,一定不要坐了,除非孩子坚持到没办法。

image

        竹林里很阴凉,一路小溪做伴,这个长假,这个人流量,我已经很满足了。
image

        特别喜欢阳光穿透竹林,在溪水里撒下的光影。
image

image

image

      这张照片会让我想起《罗生门》,呵呵。

image

        溪水里的水草,听身边走过的某导游说,这是菖蒲。
image

        路过一个百鸟园,听说里面放养了很多鸟类,孩子还可以顺便地喂喂鸟。进门就看见一只孔雀趴在屋顶上,我只觉得这孔雀太胖太家常了,哪里还有惊艳和孤傲的感觉?
image

        百鸟园倒是很尽责地用挂图介绍了很多关于鸟类的事,但曈曈哪有闲心看这个,早揣着买的鸟食看哪里可以喂鸟了。长廊里挂着两只黑色的八哥(汗,我都忘了细看,那两只鸟到底是不是八哥。),还在笼边挂着牌子,说明这鸟会说什么。八哥们很不屑地沉默着,倒是走过笼边的游人不停地聒噪:“你好你好”。我琢磨,鸟们此刻一定觉得,你们这帮人,真没劲!哈哈!

        有鹦鹉在表演特技,据说是你扬起纸币招招手,它就能在近百人中一下子找到你,飞过来把纸币衔走,搞得大家跃跃欲试。表演者赶紧说纸币是不退还的。环顾一圈,多数人举着“5块钱”在那里招摇,我的天,鹦鹉真地来了。看着一只鸟直接奔人而来,还真有点儿紧张啊。曈曈非要试一下,也给了他5块钱,鹦鹉如约而至停在他手上,他还是害怕了,手一松,钱掉地上了,鹦鹉失望地走了。

        我仔细看了看停在旁人手上的鹦鹉,还真有趣。你只要保持举着纸币的姿势不动,它就会很熟练地衔起纸币。有意思的是,通常它只能叼住纸币的一角,好像它知道这样飞起来不牢靠,容易掉,通常它还会用爪帮忙扶一下,正好稳稳叼住纸币的中段,才放心离开,飞回主人那里。

        我正在感慨,这鹦鹉真灵。N说,这肯定不知道饿过多少回才练成这样,它肯定知道叼不回钱就没有吃的。唉,说得我还挺难过的。我们人类,很多时候是很没劲,很恶劣的。

        小水塘里养了天鹅、鸳鸯,还有一些,应该是野鸭吧?反正都挺胖胖乎乎的,大概来这里的人,都比较喜欢喂它们。
image

        一只螳螂路过,很大,差不多有十公分。但它一直在爬,就拍虚了。。。
image

        因为有百鸟园喂鸟的趣味,在竹林里游荡的那两个小时就不算太枯燥,曈曈的兴致一直都很高。终于走到了索道口,排队的人特别多,曈曈主动说不要坐索道了,想直接坐小火车下山。

        索道口也是园方安排的一个景点,有个巨大的、约两层楼高金光闪闪的寿星头像,居然也设了几案,供人烧香点蜡烛。我们一个不留神没看住,曈曈跑到那里吹蜡烛玩,好在就吹灭了一根,我们立马心惊胆战地厉声喝止了,警告他以后类似的地方,这些东西不能碰,搞不好人家会跟你拼命的。

        一排卖小吃的摊位,就是觉得这个招牌穿越得很自由啊~
image

        有糖炒栗子,分两种,一种更小但更贵些。买了大的一种,真好吃啊!但其间混着一两个小的,哎,还真是更好吃,有异香。只可惜吃的时候已经夹在排小火车的队伍里了,不能回头再去问了。(来竹海的一路上,很多村民在家门口堆着毛茸茸还未剥的板栗来现剥现卖,回家时买了两斤,想到回家可以微波炉一下来重温竹海糖炒栗子的曼妙,很是高兴。但真的回家用微波炉烤了,才算第一次明白了,糖炒栗子还得是毛栗子更香。板栗虽然肉多,但香甜总是逊一筹了。竹海的板栗的确是用来烧他们的特色农家菜----板栗烧鸡的。但话说,我一直不喜欢吃。在溧阳也点了,还是不喜欢,不是难吃,就是一般吧,没有觉得很特别。)

        回家的时候,正赶上他们回溧阳的大巴在揽客,问了问,在我们住的宾馆那里也停,主要是曈曈不想走了。当然,我也很高兴,可以不用再次胆战心惊地穿越狗狗阵啦!

        回宾馆休息了一阵就吃饭了。晚上主打是当地的土鸡汤,要了小份。恩,这里的土鸡的确是经常锻炼的,肉很筋道有咬头。汤就不用说了,就一个字,美!战斗力继续涨也还是没有喝完,脑子里很鸡贼地闪过念头,要打包回上海下面条吃,颇费了些力气才好歹按捺住。

        吃完饭,天虽然黑了,但实际还早。其实我很想去不远的那条人声鼎沸的街上逛逛,但,唉,站在宾馆门口,夜空下,向着灯火通明处,徒然地想了一想,还是转身回房间了。哎,有什么办法可以彻底不怕狗么?

        这会儿就觉得很无聊了,后悔没有带本书来,主要是对当地的“狗况”了解不足。很无聊地跟曈曈在房间里打了一小会儿羽毛球,实在是百无聊赖。只好去洗澡了。等洗完澡,琢磨房间电视机顶盒的时候,突然发现可以点播哎。于是乎,两场“超级星光大道”陪伴我渡过了竹海安静的夜晚时光。还是喜欢,陶子,还是赞!不过,对于自己大老远跑来在这里躲着看电视的行为,不是不汗颜的。。。。。。

        第二天的行程,我们参考了下宾馆提供的“溧阳自驾游手册”(特喜欢他们这点,搞得我下次还想来!),N“去过天目湖,跟千岛湖差别不大”,我就喜欢人少、荒郊野岭,以及曈曈热衷于互动的多方因素,我们确定了去附近的“吴楚农耕文化园”和远一点的“平桥石坝”。

        到吴楚农耕文化园的时候刚过九点半,好像我们是这天来这里的第一家。我们很老实地站在洞开的大门口等了一会儿,一位和善的老先生才翩翩而至,指给我们售票处。N去买票,曈曈很识相地叫“爷爷好”,引得老伯“来而不往非礼也”地连连称他“小帅哥”。文化园的大门模仿江南人家,是那种木制的门栓,曈曈开开关关不亦乐乎,也是因为之前跟老爷爷成功地公关过了,老伯只是看着很宽和地笑。倒是他自己自我解嘲地说:“我们城市里的小朋友没有见过这样的门呀。”
image

        园里看着还是很费了一些心思搜罗来很多农具,布置了很多别有特色的看板,介绍三百六十行,介绍江南业已消失的各种行当,比如弹棉花、磨豆腐、打谷等等,并配有实物。带孩子来真的挺不错的。

        走进这个布置好的农家小院,我还是很恍惚了一阵,淹没在那些消逝很久的记忆中。看着那些常常出现在梦里,以至于都分不清真假的大床、梳妆台、牵牵绊绊悬挂着各种藤蔓的小窗,我频繁地按动着相机的快门,使我自己相信,是的,这就是我童年生活过的地方,它们的确存在过,而不仅仅是梦里模糊的片刻。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过了好久,人才慢慢多起来,大概来溧阳玩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带孩子,会没什么兴趣来这里看农耕文化。我们正好乐得扮演VIP来宾,仿佛今天这偌大的园子只为我们开的似的。
image

        曈曈很痛快地踩了水车,做了泥塑,在一口井边上上下下打了好几竹筒水(井水真干净,也真凉!),张牙舞爪地在古戏台上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出,才算完。要是人多的话,估计都得排队,这天曈曈可算赚了。

        喜欢戏台上的一副对联:生旦净末丑戏如人生观结局修身,管弦丝竹筑人生如戏盼登台亮相。虽说不算特别工整奇巧,但想到这个乡野的地方,这个写出对联的人杂糅进这些词句中的情怀,小小的不甘,悠长的怅惘,我想我明白了他的心意。其实,能被一个陌生人懂得,也应该算是极好的作品了。

        在园里游荡结束,曈曈还意犹未尽,说还有采茶和摸鱼的地方没有去。我们绕了一圈也没找到,后来被告知,现在天气已经凉了,不宜再下水了,所以摸鱼的地方关闭了,一般暑假的时候才有这个项目。我们安慰曈曈说,留点念想,下次再来。

        接着就直奔那个平桥石坝,我们挑了条好走也好认的路,沿途都是这样树顶绽出红色的树,很美,很秋天!我努力地看了看,好像是椿树,但那红色的是什么?是花么?
image

        其实想去平桥石坝,也是因为那本自驾游手册里的那张照片,巨大的水流从高高的坝顶一泻而下,特别壮观。而且看地点好像很荒野,想到那藏在荒凉里的美景,就没来由的激动。在文化园,又听去过的一对南京老夫妇说,站在坝顶非常美,就更迫不及待了。

        地点很容易找,人烟是很稀少。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最近没有下雨,就没有瀑布的景观,人家自然不来啦。

        看介绍这个坝是当地人在上世纪70年代花了五年的时间自己修起来的石坝,其实就是个水利设施,雨季用来泄洪用的。大力开发旅游资源之后,把这里也弄成了一个景点。
image

image

        等我们登上坝顶的时候,窄窄的坝顶只有我们一家三口。放眼望去,水库安静极了,是很美。就是回头看坝下,非常眼晕。曈曈有点儿害怕,抓着我们不敢撒手。其实,我也有点儿腿软,真是太高了。
image

        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走那么远路,就为了看这么一眼,是没有什么意思。但细想想,可能就是因为人类太贪了,看到美景总要想尽办法把它纳入怀中私有,所以才会有那么多聒噪浅薄的人造项目。其实,在自然里,真正的主人是它们,我们来了,最多就是个客人,最好是安静点儿,别太打扰人家,静静地看一眼,就很好了。

        回程打算沿天目湖转一圈就回上海了,但似乎去的人特别多,交通管制了,要我们把车开进停车场,然后步行进去。曈曈累了,不想走,我们也觉得去不去无所谓,就启程回家了。

        恩,回家我争取回炉下,把开车的手艺捡起来。这样,我们这两位路痴就有机会走得更远一些了。

        我想我应该永远不会忘了这第一次单独的自驾游,就好象我不会忘掉在竹海深处偶遇的这只蓝蜻蜓。
image

        其实,旅行的意义本不在于到底去了哪里,若干年后,还能想起来的旅行大多也是因为有些心动的瞬间永难忘怀,就好象是那只蓝蜻蜓飞翔在自己的世界里,偶尔停立,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们可以用照相,用文字竭尽可能地描摹那个奇幻的瞬间,但其实,那样一种心动的感觉,是不会遗忘的。因为正在那一刻,心旌激烈地摇摆,让人如此强烈地感受到生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心底汩汩涌出的莫名情感好像在安慰自己说,这具日渐衰老的躯体里,器官的知觉还很年轻。

        旅行的意义,对我们来说,大概就是如此,像工作,像写字,像日日的柴米油盐一样,是我们用来定义自己,感知自己,给“我”这个名词多几条生动鲜活的注解和记录。虽说,终其一生,关于自己的说明,不过短短几行,但丰富总是好过干枯吧。

        正因如此,我爱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