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生化期中考试结束,上半学期的忙碌生活也告一段落了。

这学期课因为GRE的原因,课选的不多,因此期中考试的科目也不是很多。事实证明了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否则我也许会在忙碌的11月中累垮。

很长时间没有正常地写过博客了,10月28号开始的那三篇,无非都是对心中情绪的宣泄。现在情绪已经平稳,各种压在身上的担子也卸了,是该好好写几篇回顾一下,以便若干年后记忆变得模糊时还能回顾一下往事。 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很多,就每一件事情单独写一篇其实也可以些出不少来,所以也不能指望一篇就把这些事情全部写清楚。

先说GRE吧,这个纠结了我1年多的事情。这里就稍写一些近的,详细的回忆也许会在成绩出来之后再考虑是否写一下。最近一个月里,两次考完了GRE,心情是很不一样的。10月23日,第一次考GRE之前模考了6天,期间花了100元钱,去新东方模了一次,最后一天还选择在考场里进行了模考,考试前一天晚上早早地休息了。第二天起个大早,骑车去一体打了最后一次早卡。到达考场,也许RP使然,坐在了第一排,看来跨区无望。考试的时候,一直战战兢兢,怕涂错卡、怕时间来不及、怕做错题……各种怕,监考老师还在面前转来转去,以至于做Section 1(Quantitative)的时候手抖个不停,幸好是个Q,要是V时间就被抖掉了。不过庆幸的是,可能是由于肾上腺素爆发,没有用到跨区就答完(涂完)了。考完之后,虽然表面上是放松了,但由于考G,之前一堆积压的事情要做,就这么忙了好几天。到了10月28日,ETS一纸“艰难的决定”,考试时的紧张、考完后的放松都化为泡影,10G成了一次免费的模考。接下来20多天的准备,一方面由于下文会提到的一些情绪上的波动,另一方面也许是没有了第一次考G的热情,准备工作做得很消极。直到11月13日才算是恢复了GRE的准备工作,把之前一次考试之前没做完的一些题做了,由于没有模考卷,也就不模考了,反正ETS给了一次免费的全真模拟。到了考场上心态也是非常放松的,总的来说第二次考GRE要比第一次发挥得好。尽管遇到了罕见的VVQQ分布(姑且将其归结为ETS的打击报复行为),Section 2(Verbal)仅用了26分钟左右就完成了。反正不论结果如何,GRE作为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段经历,已经过去了。用新东方老师的一个定义:Great Reevaluation of Ego.

按照时间顺序来写,接下来的重要事情应该是延绵数周的期中(期末)考试。11月1日一早电磁期中考试,可能是受到了备考GRE的影响,电磁学学得并不让人满意,所以自然考得也不怎么让人满意。11月5日有机(2)的期末考试,这门洋文有机课很好玩,作业也很少,但Quiz和考试总是那么奇葩,似乎每一道都能做,但一讲评就发现都做错了。这也是一门不太需要考前复习的课,课上讲的知识点很朴素,但考卷上的题总是能把朴素的知识演绎得很精彩。所以,在知道考试分数之前,很难评价这门课考得怎么样。剩下的就是昨天这门生化了,生化实在不是一门适合化院学生学习的课,它更像生物而不像化学。就半学期的学习来说,生化考察的主要是记忆力,与化学思维关系不大,虽然能看懂大部分的反应,但却很难记住那么多复杂的概念、反应、结构等等。就昨天的情况来看,似乎可以免于挂科的风险。

时间继续推移到11月1日中午,打开人人,发现铺天盖地关于一位师弟的消息。虽然不认识这位师弟,但由于给11届化学组讲过课,同时又是同我一样搞化学竞赛的,他的离去难免会让我有些触动。几天之后看了师弟生前的照片,似乎有几分面熟,但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给我留下的印象,也许只是走在EFZ的校园里时不经意的一瞥。正如小nana所说,生命是件朴素的事情。既然斯人已逝,我们没必要再去苛责他,也没必要深究他选择离开这个世界的理由,因为那是不会有答案的。我们能做的,只能是道一声“走好”,只能是更坚强的活着,不给身边的人带来更多痛苦。此外,希望EFZ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受太大影响,希望11届师弟师妹们能好好渡过剩余半年多的高三生活,因为EFZ是一个值得留恋的地方。

11月1日下午的两件事由于存在着一些联系,就都放在一段里写了。先是听闻小nana也就是现在的小流氓,跟老流氓tg了,这件事情让我乐呵了一下午,并且直接引出了之后的杯具。杯具的具体内容就不再赘述了,熟悉我的朋友们大多都应该听我讲过了,感谢各位朋友们的倾听。同时,也应该感谢28楼隔壁的咨询师李老师(我忘记名字了),是他的循循善诱,让我理解了我在处理这件事情上存在的问题。当然,还需要感谢catherine小朋友(博客我还是习惯这么称呼),至少周日的交谈,很大程度上帮我走出了自己给自己画的圈。说实话,从来没有相当会有一件事情如此强烈得影响到我的情绪,不过,好歹我恢复了。

继续按时间顺序写,11月13日,惊闻清华学堂失火,随后便有了13日的那篇日志,不知道清华学堂的修复如何,单元不会给清华带来太大不利影响。接下来便是11月15下午,在微博上,首先看到了@虫某小虫转发的胶州路火灾现场照片,当时并没有太大感觉,毕竟见过了清华学堂的火光冲天,最初看到的那些黑烟似乎没什么,而且火灾这个事情本身并不太罕见。但是随着微博上陆续出现了一些更接近现场的照片,开始意识到这不是一场普通的大火,至少在我过去20年的生命中是不曾见到。几个小时过去了,火还是没有灭,我也加入到了微博上转发现场消息和祈求受困者平安的队伍中。晚上大火扑灭之后,遇难者人数不断攀升,最终到了媒体公布的58人。对于这样的灾难,除了痛心也没有什么可以多说了。至于事故原因的调查,网友们很热心,一些媒体工作者也很热心,这应该说是好事情,舆论的作用还是要发挥的。但是,在我看来,就目前来说,抓焊接工还是问责官员不应该是重要的问题,当务之急应该是安抚遇难者家属和其他受害者,更重要的是如何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21号的“头七”很感人,汶川地震以来,很久没有见过如此多的人自发地为遇难者送行。我也委托在沪的朋友献上一支花,以便哀思,愿逝者一路走好。

之后又听说了保送取消的事情,这篇日志里先不予置评了,下一篇会详细讨论。

昨天晚上做了通选课的Pre,准备了三周,终于抢到了上台的机会,讲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小Bug,不过我们的项目似乎还是得到了大多数同学的认可,并且,这个项目似乎可行性也很高……只是暂时似乎还没发做出来。希望会有各种计算机帝来提供协助……

这篇日志很水也很乱,难道我情绪恢复正常之后逻辑就混乱了?好吧,姑且就这么认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