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悲剧的大树上也会歪长出一颗喜剧的小枝杈。

比如本周的大悲剧是小新爸爸突然去世,由于出版《蜡笔小新》的双叶社没有漫画存货,而小新的生活故事又非常作者个人化,没法像藤子不二雄A和藤子.F.不二雄联手画《多啦a梦》那样交替,所以未来读者很可能要跟小新没有预告地永别了。

这个悲剧中显得比较诡异的喜剧细节是,全华语区的媒体全部用错了作者照片。互联网时代挺考验媒体独立思考能力的。

我仔细看了看照片,觉得作者真人比较帅。

这条新闻顺带让人发现日本动漫界真是高危行业,比如观众都很熟悉的《恶作剧之吻》作者多田薰38岁脑溢血突然去世。这个悲剧直接导致《恶作剧之吻》停止连载,入江直树和琴子两人宝宝的性别成为永恒之谜。Ghibli工作室的《侧耳倾听》应该很多动漫迷都看过,不少人一直错以为是宫崎骏作品,其实该片的导演近藤喜文如果不是48岁时过早离世,很可能如今Ghibli已由他来接手。

另外扳着指头数了数,50岁以下非正常死亡的还有杉惠美子、赤冢不二夫、柴山薰等人,日本漫画作者压力大到能致人疯狂是有目共睹的。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翻翻电影《黄色眼泪》,看看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漫画已经多么地高压了。

除了非正常死亡,漫画家的婚姻生活也经常遭遇挫折。比如连载柯南已经到了500多集的青山刚昌,虽然生活里他还没有遭遇过一起诡异死亡案件,但青山和柯南声优高山南2007年离婚还是严重击沉了漫迷们。毕竟大家都曾经以为他们会如神仙眷侣般,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不过另一边的中国动漫界好像还是很有余裕的样子,我们漫画编辑今天飞速来报,说看到某动漫公司招实习生,实习生要给公司支付数千培训费用,羡慕得她直咬手绢。

最近看到网络上很热的《我是MT》、Nonnopanda的作者,都是纯属个人兴趣画动漫,用一颗宅的心搭配动漫作为乐趣生活下去,大概这行业就不会那么高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