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难得的作了一次“正梦”,
而且记得很清楚。我很衰,也很很邪恶。。。

类似于LIVE之后的合影,非常有幸的草大叔就蹲在我的前面,
于是我就用手在他头后面添了一对“耳朵”|||||| (恶俗啊  我OTZ)
拍完散场时我傻乎乎的跟着他往前走,
结果他对我说“去后面付钱”(中文哦中文。。。)当时有点SHOCK,不过很快冷静下来了

出了大厅不知为何又看见他站在出去的必经之路上被一排女人围观,
于是走过的时候非常紧张的小声喊了一句“マサムネさん”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我果然没用。。。)
但没走几步想起照片还没拿,居然很神经的跑回去问结结巴巴的他:“すみませんが、先撮ったの写真何ですけど、
いつ取りに行ったほうがいいでしょうか?”
(从这里开始突入日语对话)
也顾不上语法对不对,当时脑子里想的只是”用敬语!用敬语!用敬语!“
草大叔貌似也被吓一跳,想了一会,让我去看边上的墙报。
估计看出我是外国人了,居然还陪我过去看。T~T
不过,说话什么的都感觉他很累的样子(果然是LIVE后?!)

做梦果然很好!很”自然”的进入所谓“2人世界”,周围,好安静哦~~飘
墙上贴了很多海报,海报上的字不仅密密麻麻,而且还是歪歪斜斜的手写体!
于是研究海报的时间增加了一倍,“自然”搭讪的时间也很充裕。。。
不过似乎他真很累,说话有气无力的||||
但当时我觉得他是在“客气”OTZ 

于是,在我一个很愚蠢的问题之后,突然边上没了回音,
抬头去看时~~~~
啊,现在想起来多么邪恶啊我!!>___<
草大叔闭着眼睛,把额头靠在墙上,一副要晕倒的样子~~~细节我就不说了,请自行想象,
而且是对我来说不可能出现的30度仰角的向上看的视角~!(莫非我半蹲着?!)
OK!完美!(也可以说无敌巨“受”!)

但是,紧张到不行的我当时蹦出了3个超煞风景的词"Are you OK?"(寒)
KAO!
为啥连这个时候的“決まりせりふ”都会想不起来?!连“大丈夫ですか?”都不会说?!
于是之后什么Romantic的东西都没了。。。
马上有个男的(WHO?幸好不是MEMBER里的哪个。。。)从边上蹦出来,
指着我鼻子就吼“お前のせいだ!!”

惊醒!捶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