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http://node1.foto.ycstatic.com/201104/03/7/28959207.jpg[/img]

啥时候一起回武大看看樱花吧?

这句跟“下回一起吃个饭吧?”“改天见个面吧?”“回见啊回聊啊”之类一样说了等于没说的废话,我们还是半开玩笑假正经地说过好几回的。或许心里是有点念想,但从未下过多大的决心。于是我们从08年地震之前说到奥运之后,说过09年9月进校十周年的伟大纪念日,又说过了10年世博会,依然只是说说而已。

而今年,咱们这群人差不多都站在而立的门槛上了。回望来路,发觉对于复旦的记忆已经比武大的要清晰不少,不由惊出一身冷汗,于是痛下决心,打点行装,搭上一个辛苦的周末,毅然投身十几万的武大观樱大军中,开启了一段兵荒马乱的怀旧之旅。

然后……铺天盖地的汹涌人海,各色单反相机加长枪短炮,旅行团,小商小贩,广告宣传单,满地的垃圾……跟我们当年有太多太多的不同。樱园换博士生住了,即使在游人的重重包围之下仍然流露出萧索与颓败。宿舍的通道都由宿管大妈重兵把守,我们只来得及去樱二三楼一趟,我樱一233的故居,也只能趴在门口的铁栅栏外缅怀一下了。不过樱一小卖部的老板竟然还认识我们,几几级,什么专业,如数家珍,聊罢还要送矿泉水给我们喝。我们毕业时,他女儿还是个半大的小屁孩,如今已经快升高中了。

铁打的校园,流水的我们。好在还有樱花云蒸霞蔚,依旧千尺上碧霄。

而艰难跋涉在天南地北赶来的赏花游客中的我们,很难再去酝酿出纯粹的情绪去感伤怀旧一把。直到那天深夜,我们与几位武汉的老同学用罢饭局,从武水的入口慢慢走回来。走过桂八,走过教三,走过樱园畔阴森森的林荫路,然后一路被路灯染得昏黄的樱花溶溶荡荡地在眼前铺陈开去……彼时行人寥落,一瞬间我好像突然找到了点感觉。就仿佛我还是那个大一or大二的瘦丫头,刚在大通社开完会,抱着一摞报纸文稿,慢慢悠悠爬坡上坎,顶着一路沉甸甸暖融融的夜樱晃回寝室。

我就这样在路灯下恍了一会儿神,很快意识到自己早已不是刺猬头的假小子,浑身上下也多了十几二十斤的肥肉。这里也早已不是被年轻的本科生占据、在深夜依然会灯火通明的热闹的樱园了。当年的春夜,坐在窗下樱花雨中弹琴唱歌的学长不见了,他的室友却成了身边老同学的夫君。有轻暖的夜风吹过,再也听不到歌声、欢笑与隐约的耳语,我们仍旧站在一路繁花之下,只是青春凋零,友朋参商,这十几年岁月便在重重花瓣间惊鸿一瞥,再不见踪迹。

春风十里樱园路
image

image

樱花树下的家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繁花深处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灯下花林皆似霰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