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ワサの二人

【ウワサの二人】
赤羽宏:矢薙直樹、青山誠一:高橋広樹
青木正樹:土師孝也、六本木:谷山紀章

【はじめてのお散歩】
鳴海:岸尾大輔、櫻井:諏訪部順一

 

02-ウワサその1 はじめてのデート


C:我赤羽宏,现在正在等的是朋友青山誠一。没错,我们是真正的朋友,但为什么在学校却被当作般配的情侣谈论

。因为那种谈论,我们进行了作为实验的KISS,不知为何奇怪的关系。。。

Q:感觉不错,我觉得就像大家说的那样也不错。

C:哎?

Q:那么,下面是约会。

C:于是和青山一起开始了奇怪的实验。今天就是那个约会了。

Q:嗨,等很久了吗?

C:不是,我早到了点。

Q:是么,那就好。以为第一次的约会就迟到,有点着急了。

C:别说奇怪的话了。那家伙的话还真是够帅,为什么有种输了的感觉。。。那是干什么?要猜拳吗?

Q:是,这样来决定。

C:我输了。

Q:我赢了。

C:用这个决定什么啊?

Q:哪一个作为她的一方,结果是你做她的一方。

C:等等啦。

Q:为了方便啦,不决定会麻烦吧,约会的话。

C:太糟了。

Q:赤羽到我的这边来。

C:啊,那边是车道侧,谢谢。

Q:没什么。比起那个,肚子饿了没有?

C:说起来还真是,去哪呢,去那边吧。

Q:稍等一下,请。

C:谢谢。

店员:一共85円。

Q:这是钱,走吧。

C:你怎么突然少有地绅士起来了,让人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呢。

Q:有么?我只是觉得和女朋友一起出来应该这么做,也就温柔地那么做了。

C:但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的吧?

Q:这种事是当然了,我们是男子校啊。

C:不是,只是意外,你会那么好。。。

Q:哎,觉得我好么?

C:可恶,这样的话不是又输了。。。你也够倒霉的了。

Q:什么?

C:像我这样一点不可爱的人作为第一个女朋友。

Q:没有啊,我觉得挺满足的,因为赤羽很可爱。

C:啊?

Q:你的脸色输了哦。

C:哪有那种事。。。

Q:下次猜拳要加油了,要是赢了那个的话,我就做她的一方。

C:就是啊,没错,那下次见了!加油,加油。

Q:这家伙。。。难道不记得至今为止猜拳还一次也没赢过我了么?

C:怎么了?

Q:没什么。

C:谁做女方的决定?


03-ウワサその2 ふたりは両思い


C:应该不是这样的。学生会长青山和副会长我赤羽只是志趣相投的朋友,但却有奇怪的流言传出来,如果不是蠢

得可笑,就不会有那个实验。

Q:赤羽。

C:恩?

KISS

C:你干什么啊?

Q:啊,不是,只是你很可爱,所以想试试KISS是什么感觉。实验。

C:实验?但是我。。。

Q:赤羽,放学后能在学生会稍微等一下吗?

C:哎?

Q:是关于总会的事情。

C:恩。

Q:恩?

C:只是实验的约会和KISS,我就完全筋疲力尽了。不,没什么。困扰啊,啊啊啊。。。

Q:怎么了,怎么了啊?

C:更加让人生气的是那家伙仍旧是一副没事的样子,我果然。。。但是看他确实挺帅的,啊啊,我病重了。

六本木:还要留下吗?

C:恩,六本木要走了么?青山应该快到了。

六本木:啊,要和会长会合啊,就是因为两个人总在一起,才会有奇怪的流言的。比如‘放学后的密会,禁断的

学生会’这样。

C:喂喂。

六本木:我知道你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啦。

C:书记六本木是少数的理解者之一。六本木,你真是好人啊。比起你,校内的那些家伙。。。

六本木:好了啦。

C:但是我也许背叛你的友情了。

六本木:怎么了,赤羽?

C:事实上。。。

六本木:那你们两个KISS,约会,连那种事也已经做过了?

C:等等,别往多余的地方想象啦。

六本木:那到什么地步了?

C:KISS,约会这样。

六本木:什么?

C:但是那些都是实验。

六本木:是么,那就不是认真的了?完全是开玩笑的嘛。

C:开玩笑?那是玩笑?

六本木:赤羽。

C:我难道对青山有点。。。不,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六本木:什么?难以置信。

C:我也难以置信,难道我。。。六本木?

六本木:赤羽,我一直以为你是直的,所以才以朋友身份呆在你身边的,但是,如果赤羽男的也可以的话,就不

一样了。我喜欢你!!

C:什么?等等。

六本木:不等。因为被青山KISS了就喜欢青山,那一定是被KISS休克(汗~)才会误解的。如果我也KISS你的话。

。。

C:青山!

Q:你们在干什么?

C:青山。

Q:怎么回事?

六本木:和你一样,要KISS赤羽。

C:等等,不要。。。

六本木:我说青山你是真的喜欢赤羽吧,他这么地可爱。。。要把我怎样?

Q:是呀,那和你也KISS吧。

六本木:啊?

C:你们搞什么啊!

六本木:变态啊!!

Q:不好意思。

C:哪一个都这样。

Q:回去吧,没有工作了。

C:恩。这家伙做的事情果然是不能理解的。

Q:赤羽,真的和六本木KISS了么?

C:喂,你。。。我怎么会和那种人KISS。

Q:是啊,那是没有了?

C:当然。

Q:啊,晚到点就好了。

C:晚点?

Q:赤羽和六本木KISS了的话,就可以英雄救美了。

C:这家伙,有这种离奇想法的也只有他了。

Q:但是好象还是被多余的碰了呢。

C:恩?

Q:那个现在取回来。

C:哎?青山,你碰哪。。。

Q:你讨厌被其他的家伙碰吧?我喜欢赤羽。再见。

C:等等,说了非常重要的事呢。一个人的挣扎已经结束了?


06-はじめてのお散歩


樱井:你的一切我都最喜欢了,千万不要忘记了哦。

鸣海:我最喜欢的声音说过这样的话。我回来了。

大家:鸣海少爷欢迎您回来。

鸣海:我是这个家的当家。这个由死去的父母留下的家比普通的家庭大了许多,我作为当家不好好地努力守护它

是不行的。要加油啊。啊!!

大家:少爷!

仆人:叫救护班的人来!

鸣海:那个,不是什么大事啦。大家对我都太好了,但是。。。

樱井:鸣海少爷!鸣海少爷,这是怎么了啊?

鸣海:樱井。啊,不用了,没什么的,只是小伤而已。

樱井:要是再跌倒的话,会让我们为难的。作为警卫长,我送你回房间。

鸣海:还是生气了啊。樱井,还让你特意地送我过去。抱歉,我。。。

樱井:鸣海少爷,已经告诉过您很多次了吧,不做出当家的样子来会让我们为难的。作为当家请您保持这个自觉

鸣海:是。

樱井:那么我就告退了。

鸣海:我总是让这个人失望。我还是不行啊,就算是为了最喜欢的樱井。。。

管家:樱井先生,对于鸣海少爷是不是太严厉了,其实没什么可担心的,因为我们财团使用卫星系统24小时都在

监视着啊。

樱井:当然系统是很全面的,但鸣海少爷自身的问题。。。

管家:自身的?性格的问题吗?那么坦率而可爱地成长起来,什么问题也没有的啦。哈哈。没问题,没问题的啦

樱井:太可爱也是问题,还什么也没遭遇过。。。


鸣海:我一个人什么也做不了,都是徒劳。哎,樱井的生日快到了?

仆人:鸣海少爷,怎么到这来了,巡查吗?

鸣海:恩。大家都喝点茶吧。

仆人:鸣海少爷,这怎么好。

鸣海:大家为了保护我而一直都守在这里,谢谢。

仆人们:鸣海少爷,那我们就不客气地喝了。

鸣海:一个人什么也做不了。那样的话,一个人试着去做做看不就行了么?

仆人:不好了,樱井先生。管理系统被切断了,鸣海少爷行踪不明!

樱井:什么?


鸣海:好累啊。总是呆在家,出来一次还真难。尽管不认得路,去不了总是光顾的那家店,但不管怎么礼物还是

买到了。一直是让樱井送,连回家的路也不认识,这里是哪啊?啊,这还有这样的地方啊。真怀念啊。十年前,

父母刚不在的时候,我因为在充满回忆的家里觉得苦闷,而被樱井带到了这个地方。

樱井:鸣海少爷,是不错的地方吧?这里可是我的隐匿处哦。

鸣海:好棒啊,樱井。

樱井:对,就是这样,会笑就好了。


樱井:鸣海少爷还没找到吗?

仆人:现在第五搜索队也已经出动了。

仆人:知道的地方大体上都找过了。

樱井:知道的地方?


鸣海:那时侯,常和樱井在这张床上聊天呢。

樱井:虽然父母都不在了很遗憾,但你不是一个人哦。大家都最喜欢你了,这个请无论如何都不要忘记。

鸣海:大家都喜欢我?那樱井也是了?

樱井:当然。

鸣海:樱井非常非常地温柔呢。

樱井:鸣海少爷,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鸣海:樱井?

樱井:总算找到你了。

鸣海:对不起,我果然还是不行啊。想自己一个人回去的,可是却迷路了。

樱井: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讨厌被监视吗?

鸣海:不是那样的,这个是生日礼物。我是想一个人买这个。虽然总是惹你生气,但我是喜欢樱井的。所以拜托

你,不要讨厌我。

樱井:这种蠢事。。。

鸣海:蠢事?过分。。。

樱井:一直都用心地守护着你,怎么会讨厌。我一直都凝视着那么可爱的你。在这种地方,恐怕已经刹不住了,

困扰啊。

鸣海:但我是真的喜欢樱井。

樱井:再说一次,不要停哦。

鸣海:我喜欢樱井。

樱井:我也是,我也喜欢你。

鸣海:。。。樱井。。。等等。。。

樱井:不行么?

鸣海:不是不行,不知怎么。。。我被樱井那么触碰,觉得好难为情。。。

樱井:真的是可爱啊。。。

鸣海:。。。樱井。。。

樱井:做更难为情的事情可以么?

鸣海:说什么。。。

樱井:好么?

鸣海:好的,可以。樱井,手指进去了。。。

樱井:下面是更难为情的事情哦。。。鸣海少爷。。。

鸣海:樱井的,进来。

樱井:鸣海少爷。。。

鸣海:樱井。。。


樱井:尽管如此还是不能赞成,以后不准再一个人出来了。

鸣海:是。那样会麻烦大家。

樱井:不是因为那个,是我会担心死的。所以以后要出来的话,我们两个一起。两个人再一起来这里。


07-はじめてのお手伝い


鸣海:被喜欢的人说了喜欢而没有欣喜若狂的人没有吧?我也是其中之一。因为我的家是个相当大的家庭,所以没

有警卫员守护是不行的。樱井是警卫长,也是我喜欢的人。而且樱井也(樱井:鸣海少爷,我爱你。)喜欢我。

我现在是欣喜若狂。

樱井:鸣海少爷。

鸣海:是。

樱井:我多下嘴可以么?现在是在学习,所有的答案都错到下段了。

鸣海:啊?我。。。

樱井:那么就再一次。。。

鸣海:什么?

KISS

鸣海:会被大家看见的。

樱井:从这个角度的话没关系的。讨你欢心一下。

鸣海:樱井?

樱井:请继续学习吧。

鸣海:我这样(脸红),可樱井仍然板着脸。KISS之后就是对我微笑一下也好啊。


鸣海:我吃饱了。

侍女:少爷,您怎么了,不合胃口么?

鸣海:不是。那个,樱井为什么总是板着脸,果然还是讨厌我吧。

侍女:您说什么呀,决不是鸣海少爷的错啦。

侍女:樱井先生的工作责任重大,是很了不得的事情,自然要严肃一些了。

鸣海:那样啊。

侍女:恩。

鸣海:这样啊,谢谢。工作重要,那么我就来帮樱井的忙吧。


樱井:不行!

鸣海;为什么?

樱井:没有为什么。大致上保护你的工作,你只要接受。。。

鸣海:我知道科室工作的事哦。

樱井:这样对那些监视你的警卫员们来说不足以典范。

鸣海:冷静,那样今天就切断监视,就说我一天都在樱井的房间,也让大家轻松一下。

樱井:对大家太宽松了。

鸣海:哎,可以吧?

樱井:没办法,但是只能呆在我的房间里哦。

鸣海:啊,那今天来帮樱井一天的忙!就叫樱井少爷好了。

樱井:请还是简单一点吧。

鸣海:那,至少,我不是鸣海少爷,就叫我鸣海吧。

樱井:那么叫完全没有道理。

鸣海:会叫吧?

樱井:有机会的话。。。


鸣海:有点担心呢。

樱井:多少?

鸣海:无情啊,我只是想稍稍帮点忙,特别是樱井的事情。一直,一直地看着喜欢的。。。但是果然还是做不了

大事啊。

樱井:鸣海少爷。

鸣海:错了,今天要叫鸣海。

樱井:啊,果然要那么叫么?

鸣海:恩,叫吧。

樱井:啊,那个,鸣海,谢谢。鸣海少爷,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鸣海:没有,只是很高兴。

樱井:什么?

鸣海:名字。你叫了鸣海,因为这个而觉得高兴,也有点吃惊。

樱井:鸣海,鸣海。

鸣海:恩,恩。

樱井:因为这个,不能再工作下去了。

鸣海:对不起,因为我打扰了。。。

樱井:不是因为那个哦。是因为我现在就想要抱你,可以吗?鸣海少爷,今天是鸣海呢,只是我的可爱的小帮手

鸣海:我一直都只是樱井的。

樱井:荣幸啊。这样,感觉到我在碰了么?但是今天想要看着你自己来做。就这样,和我交合。(我哭我疯,本

来不想打这句的,岸尾偶同情你==)

鸣海:哎?

樱井:今天我是主人吧?

鸣海:已经,好难为情啊,不要。。。

樱井:会吗?这里就这样勒紧。。。

鸣海:突然就,不要动。。。。

樱井:鸣海。。。鸣海。。。

鸣海:那之后,樱井愁眉苦脸地找了个理由。

樱井:对不起,让你那么做了,但情绪稍稍失控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某狂笑不止~~~)

鸣海:被喜欢的人说了喜欢而没有欣喜若狂的人没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