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读过施蛰存,上大学时曾经有段时间很迷他的小说。世纪初的况味,白话文稚嫩又新鲜。记得有上下两册的版本,应该是《狮子座流星》和《石秀之恋》,里面多是中短篇,故事多不记得,印象深的是书中总有一股忧郁、暧昧的感觉,很适合年轻人读,算是中国早期的心理小说吧,好象有个名称叫新感觉小说,不知道确切否。
     戴望舒是施蛰存的好朋友,我喜欢他的诗歌等同于喜欢后者的小说,现在的诗歌写作者不知道有多少读过他的作品,可能都知道结着丁香般忧愁的姑娘那一首《雨巷》,其实其他的更好,有很多朴素的好诗。看他的诗歌似乎能感觉到他对那些汉字细微的体贴爱护。不知道如今算不算过时和酸腐。
      还有,梁遇春的散文是我最喜欢的,虽然一篇都想不起来了,就留下了喜欢的记忆。丰子恺的也不错,写的轻快而调皮,却有过来人的释然。
      从李金发那里好像就习惯了那时候喜欢用“底”来通“的”,徐志摩的诗歌其实并不很耐读,才子气。说到气度沉郁要数冯至,梁宗岱也颇有佳构。现在家里书架上还有陈梦家等人的湖畔诗歌选集,看起来好象是高中生作品,但是也有自己的味道,时代的气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