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来说不存在搬不搬家的概念。虽然我已经很讨厌歪酷,日常琐事和趣事也都习惯了更新在微博,漫札也有豆瓣可收容,时不时也会在腾讯空间写上两笔……但这里肯定还会再用下去。原因仍然像以前说过的那样,不方便不好用让这里变得更清净,与其在一更新就会有包括讨厌鬼在内的人看到的地方更新(有时候不只是讨厌鬼,抒情神马的被爹妈看到了也会很别扭啊),我会三不五时地怀念起这里的僻静来。

昨天补掉了DMC的真人版。就想起民谣的问题来。歌曲中这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或者更具体一点,我喜欢校园民谣。但现在民谣的种类也变得很复杂丰富,都市民谣乡村民谣电子民谣或者融入了摇滚色彩的民谣……使得民谣越来越脱离传统印象。有人就叹息这是变质,有人则认为这是一种海纳百川式的兼容并包。我就想起了童话来。同样是我最喜爱的文类,这年头的童话概念也是各种复杂,被轻小说儿童魔幻冒险小说等偷渡去了不少。说真的我倒不讨厌这样。比起正统到一眼就能看出绝逼是童话没跑儿的童话,我当初就是为了郑渊洁式的新潮叛逆荒诞不拘泥于传统印象也不限于孩子阅读的童话而踏进这一行的。

不过就像是校园民谣的校园风味越来越淡越来越大众,童话的那些演变更多也还是反映了市场需求。那样能被更多人接受,更卖更流行。有些校园民谣出身的人已经不愿意再说自己的新音乐是校园风了,哪怕还是有那味道;有些明明写的是猫猫狗狗说话冒险的故事,也还是坚称自己这是小说不是童话。所以这种标签概念最后只能通过一些元素得以体现。在听见简单以木吉他与铃鼓为主要乐器的小清新音乐时,下意识地想,啊,这是民谣;同理在看到很典型的童话元素时,在心里把那篇故事认定是童话。哪怕它们对外都有另外的名字。

这些是比较拘泥称谓的人的一些无聊碎碎念。不过民谣也好童话也罢,正统也好颠覆也罢,叫什么都无所谓,是歌就该好听,是故事就该好看,这点总是不变的,不会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