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火车的轨道,
一路向北,
直在天际的焦点.
好想知道那个点是不是可以通向天堂,
仿佛能看见轨道上单行的身影,

张开双臂,衣裳被吹起.
这样真好,
可以什么都不想,
安静的聆听风的语言.

一个人,其实很好,
至少不用在委屈求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