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为同学联络建了个QQ群,
在飞信签名上很得意:
“真的成了群主啦,嘿嘿”
嗯,不研究动物繁殖行为,
不会理解这嘿嘿声是有多么的那啥

导师打电话,
心急火燎让俺帮他改文章,
说自己好忙好忙好忙……
可是据线人报,
他放下电话,
就带着老婆去看某文化展览了。
囧哩个囧

据说导师突然把助手喊过去说要开微博,
“大家都开了 我也要开。”
吓坏了几个网虫。
某建议道:给他开网易的?

据说,人一生要知道三件事:
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知道怎么做,和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
可惜,我第二个还不知道呢。

华语辩论的技巧其实不完全是语言技巧,
更多是如何哄骗和装孙子的姿态技巧

胡扯”这个词,特别有力度,而且特别真实。

宠辱不惊太没意思了,
俺就是那种受点宠就得意忘形开心快乐,
受了辱就暗暗记恨一阵也不报复的傻子。

今天看到一个诗意表述:
屁,其实是我们吃下去的食物的魂魄~

狗嘴馋偷了只鸡吃,
你就以为那是狼性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