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一个梦。
一张不知来自何处的字条。
很干净的一张纸。所以很不真实。

我今天回家,公共汽车最后一排,是红色的字,透过字可以看到堵车的红灯。
后座上两个人罩在傍晚最后的光亮中,也很不真实。

路上碰到两只小哈,玩儿了一会儿。

这又是一天。
我彻底没救了。谁能告诉我,有哪个家伙能非常骄傲地宣布自己有完整的人生?
我才不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