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晚上填了阕《江城子》,半个多月后的重阳节,又补齐了下阕。都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些小闷骚,总要有个地方来安放,才不负当年的好时光。
《江城子·双节》
莫嗔今日信来迟,念中秋,赏新词。皎月微瑕,斜挂东南枝。故园红豆久未拾,温绍酒,寄乡思。
夜催飞电赶吉时,贺重阳,忆成诗。露重风疾,千里伴星驰。院后金桂年幼植,香满径,报亲知。
重阳节后一日,也就是昨天,忽然发现上下阕重了一个桂字,于是将上阕的“斟桂酒”改作“温绍酒”,是为此词。
所谓礼尚往来,节日里也收到各式拽文。其余皆可不提,惟两阕词一直舍不得删。
一是除夕夜连琐和《劝金船》一阕:当年识君终未见,凭词寄心念。匆匆流年书旧愿,订约桃花面。常恨人间,尘事难决易变。而今识遍苍凉,颦眉休怨。
二是重阳节夜叉和《江城子》一阕:茗香难耐夜凉时,枉屈指,数相知。鸿雁虽疏,移动传新词。长安吴会若咫尺,君幸顾,嘱仆知。
歪酷是很好的,有家的味道。我来与不来,写与不写,它都在这里。忙时我遗忘了它,它却不曾遗弃我。这样一想,便又觉得愧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