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些原因,最近时常回忆起中学时的事。然后便无法不想起这个人。

中学的时候,我从东京巴比伦开始迷上了漫画,开始接触同人,然后便如此喜欢这那个绿色眼睛的傻瓜。一度喜欢到偏执。
在樱之清思作为新人一样的学习,接触一切可以接触到的信息,看同人,自己尝试着去写,抱着谨慎小心的态度聆听前辈的教诲。

虽然听起来可笑,但我现在却仍旧可以说,喜欢这个人,改变了我的生活。至少替我开启了另一条道路——尽管搞不好是歪门邪道,闷笑。
即使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我以后的生活,但是我却仍旧觉得得到的远比失去的多,没什么可后悔。

现在想来,那时我是真的喜欢那个孩子的。即使是我从不看日本漫画的好朋友见到我,现在都仍旧会问我,“你现在还喜欢昴流吗?”
的确,我曾说过,会爱他或爱他们一生一世。
而今年的2月,我终于忘记了他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