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鉅記老闆梁燦光先生-photo by Yuyu

良久沒動筆寫過日記,主要是因為最近太多事忙,我也擔心自己有了健忘癥,於是,outlook上排得滿滿的日程,筆記本里的提醒,再外加手機提示功能三管齊下,終於還是把這些事情逐項擊破了。接下來,要好好安頓一下生活,享受一下自己的的人生,做些喜歡做的事。人就是要活于當下的,這幾年好像患上了局部失憶癥,又或者是,我不太相信時間的步伐,它大步流星地就把我的記憶拋開了,你追我趕,始終跟不上。總是說生活是點滴計算,那都是騙人的說話,當我想起兩年前的自己,回想到一年前的開始,分明是一盤盤潑出去的水啊,瞬間就不見了,連點滴都沒留下。

這個時候,被動的我們就只能這樣眼睜睜地跟過去say goodbye。

在澳門的時間比以往更加飛快,也許是因為每天都很充實,朝九晚六的生活,原來我也可以熬過來。平均每天上下班都會遇到兩到三個遊客問路,處身旅遊城市的尷尬,就是常常不曉得,自己是個旅客還是個住客,尤其是當我從皇朝商業區步行至葡京途中,用著多於三種語言去解答遊客疑問的時候。

上一期的雜誌,在兩周時間的緊迫狀態下完成,說真的我自己也覺得不好。所以這一期開始,在人手非常非常緊缺的情況下,我自己也得下場又拍又采又編的,還要封面造型創意“一腳踢”,所以我希望這一期,讀者可以看到我們的用心啦。澳門的雜誌環境不好,好的雜誌不多,尤其是中文雜誌,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去評價,光是看排版都覺得很有問題。所以,我希望能把一些散落在各處媒體的內容集合起來,每一期為大家呈現一個澳門有趣的主題故事,這一期的封面故事是“手信街的故事”,這是我一直想要做的專題,澳門是個那么有特色的手信城,而這一間間古早味十足的手信店背後,其實還有很多的汗水和淚水。這幾周下來,我也陸續走訪了幾個手信店的老闆,跟他們談談澳門街頗有人情味的生活,就像是在屋檐下觀看毛毛細雨時的心情一般,和風,細雨,我是聆聽風聲雨聲的人。就像年輕到讓我無法置信的鉅記老闆梁燦光,還有安德魯葡tart的繼承者、車厘哥夫提前跟我預告穿戰衣出場的老板等等,都是很有故事的人。

如果想要看更多,不妨留下你的姓名地址之類,出了雜誌會給你寄(當然是數量有限,先到先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