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热爱大理的人从不说去大理,而是说回大理。我这次也是回大理—重返我心灵的忧伤家园。8年前,还在GXTV工作的我去那里拍节目,拍得乱七八糟的。因为当时没有想法,心情更糟。某天闲暇独自骑马上苍山时,半途电话响起,噩耗传来——我的住所被橇,损失惨重,尤其是我心爱的吉他被盗。
  当时什么心情都没了,只想回家。制片人李晓从南宁赶来慰藉,陪我拍片。我勉强把节目做完,然后失魂落魄回到南宁。大理包含着我苦乐掺半的记忆,以及忧郁怅惘的复杂心情,曾独自一人踽踽徘徊在洱海旁,想着前途和未来在何方。那年我28岁,刚成家不久,却居无定所,连唯一租住的小房也被盗……
  因为工作不顺,加上遭受重大财产损失,我一度对生活失去信心。也就是在大理,思乡心切的我产生了要离开南宁回柳州的想法,并最终回到了柳州。可以说,大理是我人生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如今,关于大理的记忆,因为时间的推移早已变得模糊不清,那些街道,那些小店,也在记忆深处糊成了一锅粥。唯一印象最深的是:古城里的阳光永远是那么灿烂,天空永远如此湛蓝,就像许巍的歌曲《温暖》里唱的那样,温暖得一塌糊涂:那一些温暖,在我心间,伴随着我想你的今天,你让我长久沉重的心,感到从没有的平静……
  蓝色的洱海,连绵的苍山,喜洲的白房子,雄伟的古城,悠闲的民居……一切都那么容易让人感伤,也容易为人抚平忧伤。8年时间恍如愁梦,时常为生活疲于奔命,心已沧桑。
  离开大理以后,我再也没机会回去过。直到前段时间碰到了从大理来柳演出的民瑶人张梧,勾起了我对往事的缅怀和旧地重游的向往。于是我决定,今年无论如何也要回去一次,重返我心灵的忧伤家园,重温那些老地方和旧时光,看看离别8年,它们都已经变成了什么样。
  此刻,窗外夜色沉沉,火车飞来驰如豹,彩云之南已不遥远。大理,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