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一年的最后一天了,还没来得及写例行的年终感言。一会儿还有点儿事要出去,此刻,我觉得这一年最大的收获大概就是年末的这段时间,因为孩子而起的种种思考,困惑、挫败,对自己的信心和对未来的希望降到了谷底,虽然这也有情绪化的一面。但好在终于艰难地看似给自己找到了出路。

         幸运的好象是,我又一次在尘埃里捡起了自己的梦想,擦擦干净,天很冷,我要裹严实点儿,继续上路。亲爱的孩子,我不知道因为我,你将来的人生会怎样,可能正像你父亲说的,你妈妈是个努力的人,但就是有点儿不接地气,她的努力和积累永远放在她自己的小世界里。我知道这不好,但我希望将来你能懂得我。

         也许我太是个能自我安慰的人,我总说不急,是的,我不急于让你现在就了解我,我只希望,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想起我,在我留下的这些自己的字迹里遇见我,
能像我此刻这样欲言又止却满满的心情,在你中年那些缠裹不清的烦扰里,你看见了我,明白我跟你一样,你并不孤单。那样,似乎我就很安慰。

         这年我终于读完了朋友二十年前送我的书《约翰克利斯朵夫》,在经历了人生之后读这本书是幸运的,因为那些遭遇和挣扎是如此的熟悉。人生是艰难的,可能稍微懈怠就会卷进生活的洪流里去。这种洪流不是灭顶,不是死亡,没那么可怕,甚至可能是很怡人的。

         我们自己决不会想到完全懈怠之前你看到的世界,是最后一次。所以,常有人说,青春一去不回。而我喜欢的导演杨德昌却说,年轻,是一种品质。在一群暮色苍苍的人里坚持自己的“年轻”是需要勇气和尤为强大的内在的,而这件看似简单的事,其实只有少数,极少数的人才能做到。比如,约翰克利斯朵夫。

         我也庆幸自己有幸遇到了这样几位其实一直年轻着的人,他们身上对自己的相信,那种活力,聪明,坚持和努力,都是我缺少却又极渴望的。常常接近这样的人,感受他们身上似乎永远不会熄灭的光明和热量,是幸福的,好像自己也沾染了这种热情和信心,去面对这个其实一直很糟糕的世界。

         亲爱的孩子,前路还长,我会陪着你努力走下去。但我多么渴望,我能点燃你内心可以让你永远年轻不畏惧的火焰,这样,在我离开的时候,我能相信,就是世界全然黑暗,你也能独自走下去。或许,那时你能替我说,这是我妈妈一生为之努力的事。

         小W同志,你要加油,生活是现实的,但不要惧怕它。你好,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