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向的文~最起码在前面的是~~~《小轩窗 正梳妆》中当麻独自过的那十年中征士经历的事情~

决定把《小轩窗  正梳妆》整理成三部曲,来减淡这篇文过悲的基调,第一部为是征士没遇到当麻之前和伸的故事,以伸的视角。然后是当麻的《小轩窗  正梳妆》,最后定为征士的《荼靡之后》。
因为最终CP是伸辽 征当。这时出现的镜不管怎样都是炮灰。
老7说写新人物就象你要介绍一位你自己的朋友,于是希望别人能客观的评价镜呢~
说了是小征会幸福的文~所以车祸之后~小征会一直被照顾的好好的~image

荼靡是花季最后盛放的鲜花,荼靡花开过之后,人间再无芬芳。只剩下开在遗忘前生的彼岸的花。


第一章

  
      遇到镜是在一个夏天,为了哄当麻开心特意坐地铁去另一个城市买他最爱的蛋糕。然后……关于那之前的所有记忆,都被迎面而来的汽车吃掉了。
     

 


                                         


征士趴在沙发上看鱼缸里的鱼游来游去,很专注。

镜坐在另一边,看电视,故意把声音开的很大。

征士被打断思路,皱下眉头,最终把视线移到镜的身上。

“电视有什么好看的?”

“比鱼好看。”镜没有看他,而是继续看电视。

“我是在想事情,不是在看鱼。”

“想什么事情?”

“以前的事情。”

镜善意的笑了,侧过头看征士。

“多久前的‘以前’?”

 

 

 


征士的记忆是从一个下午开始的,那时没有影象,只有声音。

镜的声音。
镜说:“你醒了?”

然后医生护士就跑出一堆,问东问西,又测体温又量血压。

征士忽然开始害怕了,他惊恐的看着四周。他不是害怕他右腿动不了而且不记得他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害怕他周围如鬼怪般的生物们。


“只能看清轮廓,看不清五官。检查结果也出来了,眼底出血,视网膜有点水肿。能治,就是有点麻烦。”医生看着镜,说。

“那你对我说什么啊?”镜瞪大眼睛,“我就是一个很倒霉同时很善良的路人甲,和他非亲非故。”


“他需要一名看护,24小时特别看护。医院有,但很贵。”医生学镜瞪大眼睛,做无辜表情。“你自己决定吧。”

 


征士被药物刺激的病恹恹的,坐都坐不稳。头痛,高烧,血压忽上忽下。
镜知道他看到人会害怕,干脆弄个眼罩把他眼睛盖住。
征士开始的时候一声不吭,特别安静的时候会发出一声轻弱的“喂”,然后镜的手就会抚上他的额头。
“发烧了?还是头痛,想吐?”

然后征士就不说话了,他只是想知道是否有人在他身边。

后来镜说话的时候他开始答腔,因为记忆中唯一的东西的镜的声音,也只剩她的声音了。

镜的语速有点快,声音一直很慵懒,连语气都很慢不经心,总是毫不关心的口吻。

有时会哼些不知道名的曲调,那时征士会感觉像有阳光射进来,自己的心情也会变的好些。

 

“你叫什么呀?家里还有什么人?有没有要好的朋友之类的。”
“不记得。”
“真失忆啊?怎么演的跟电视剧似的。唉,你记着点,你叫征士。我就是不知道你姓什么。”
“你认识我?”
“你带个银牌的项链,上面刻的,还是情侣链呢。可惜没写对方的名字。不然还可以帮你找找你女朋友。”
“你叫什么?”
“以后咱俩基本没交集,你记个姓氏就行了,镜。”
“镜小姐……”
“别‘小姐’,我不喜欢听敬语,别扭。而且你看上去不比我小。”

三天的时间,征士多数都是在听镜说。说医院,说那个喜欢COS别人表情的医生,说明知道就算她十万伏特电压,征士也接收不到却依旧每天给征士打针时抛媚眼的护士。

当然,还有说自己是多么的倒霉,征士被别的车撞飞后整个人砸到镜那辆濒临报废的小汽车上。
肇事车是一家三口,全军覆没。

然后镜就会用很夸张的口气说你看你的命多大呀,像这样连受两次重创基本不死也植物人了你就只是骨折。


征士小声说我眼睛也看不见了。

镜停顿了一下,然后说会好起来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镜给人感觉很温柔,这在很久很久之后征士回想起来的时候都会说当时就是看不见,不然真想看看你的表情。

 

三天后摘下眼罩,能看清十米内的东西了。眼前的女子顶着乱乱的短发,五官清秀,有淡淡的黑眼圈。暗色调的休闲装,步鞋。

然后用征士有记忆以来最熟悉的腔调说,“怎么样,我是个美人吧。”
然后征士就笑了。
我记忆中第一个声音是你的声音,第一张面孔是你的面孔。

 

 

在征士康复出院之前,镜在失踪人口调查中心为征士登了记。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没有什么消息。结果为……这里并没有想寻找征士的人,他在这里没有家人,朋友,甚至那个恋人可能也不在这个城市。

镜做了最坏的打算,查找了全国所有孤儿院的记录。
宫城市,16岁以下孤儿庇佑所,名字是伊达征士。离开原因为满16周岁,而不是被人领养。
照片上金发紫眼的孩子笑的有几分苦涩。

镜重重的叹气,她想过很多不好的结果,但没想过会这么不好。

帮征士办好出院手续,征士的主治医师靠过来笑着问:“不要求赔车啦?”
“你出钱吗?”镜飞过去一个白眼。
征士凑过来,和医生告别。
“你真的很幸运。”医生拍着征士的肩膀说。
征士表情很乖的“噢”一声。
“就算没有车祸的事你也挺幸运的。”
显然征士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刚想问就直接被镜拉走了。

 

征士坐在镜那辆破旧的小汽车上,对难得有点严肃的镜开始发问。

“去哪?”
“我家。”


征士闭嘴,不说话。
车停在一家服装店门前,征士看看镜,“你家是开服装店的?”

飞过一记白眼。
“下车!”


镜很细心的选全了征士所需的所有衣服,然后咬牙切齿的递上信用卡。

售货员小姐微笑着把包好的衣服递上。
“欢迎下次光临!”

镜黑着脸小声说再来光临才有鬼。

镜的家实在是不大,标准的一人公寓。
镜把东西胡乱的放在一边,脸色难看。这段时间她快忙坏了,黑眼圈越来越深。
虽然肚子也在叫了,但现在她更需要睡眠。

镜指着客厅的沙发回身对征士说:“睡这里,你没问题吧。”

征士点点头。

镜直接回卧室关上门。

征士瞪大眼睛看着,有些不解。
是让我现在睡觉吗?

一分钟后卧室的门被打开了,镜抱着枕头和被子,放到沙发上。

“你的腿不方便,你睡床。”


征士张嘴想说什么,但被镜的气势所压倒。后退一步,看着镜在沙发上蜷成一团。

发觉征士站着不动,抬眼皮瞄了一眼,外面艳阳高照,征士精神饱满。

“……饿了自己找吃的。”镜扔下这句话,就去会周公了。

征士确实饿了,冰箱里有速食面和牛奶。厨房空荡的像被打劫过一样,甚至没有刀具。

征士觉得哪里很怪又说不出那里怪。

倒了杯牛奶,走到卧室,找出一本过期杂志,开始打发时间。


镜醒来时已经晚上九点,爬起来就开始满世界找吃的。征士从卧室里跑出来,看着头都快扎到冰箱里的镜。

镜听到声响,没有转头,说:“小斗你等会。”

“谁是小斗?”征士好奇的问。

镜忽然抬起头看着征士,眼中甚至些满了惊讶,显然她忘记家里还有别人,但在几秒后就恢复了。
“我的狗,现在在朋友家里。”然后摸出两盒泡面,扔给征士一个。

“你打算怎么办?”镜问。
只是很单纯的问一句,征士却理解为……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征士很迅速的低头笑了一下,苦笑。

“我……”

镜看着征士不说话,表情严肃。

“我知道了。”征士低下头,“我明天就会走的。”

走?去哪?没有家人没有记忆没有钱,可以去哪?镜苦笑着想。

“我没说什么吧。”镜重重的叹气,“只是一个月后我会出国,你要怎么办?”

 


那时的我,没想过镜以外的人,没想过和镜在一起以外的事。
不是不去想,而是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