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辣辣!现在的餐馆结构怎么单一成这个样子?狠不得一天吃上三顿辣。原来还风云变幻的餐饮市场,这几年好像处于“大一统”的状态。川菜的大旗已经猎猎好久,仍未改弦更章。吃辣成了一种惯性使然,嗜辣成了一种从生理到心理的情绪蜕变。 

按照本埠餐饮市场的规律,再喜闻乐见、童叟无欺的菜式也火不过三两年。可是这川菜轻松打破了这一规律。大街小巷川菜馆林立,就连小吃铺也能张罗出一盆热腾腾的水煮鱼来。据我推算,城市中吞吐量最大的蔬菜极可能是辣椒吧。川菜的群众基础十分广泛,由于它的便宜加刺激,成为都市年轻人的最爱,特别是广大女青年的热爱。正如某美食节目主持人,介绍一家川菜馆时,经常要补充一句,“时尚、白领、青年女性经常光顾”。看来辣菜与辣女密不可分,因此也可以证明女性更加重视口舌之快。

 

川菜的安身立命之本在于它的强刺激。君不见,大大小小川菜馆内那些挥汗如雨的食客,个个泪涕横流,口吸凉气,但仍埋头于红红的辣椒汤内不能自拔。喜食川菜者,都有些“自虐”倾向,满怀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大无畏精神冲向各种布满红油的菜品当中去。品尝川菜的最佳时刻,正在于它入口和流经身体管道抵达胃的这一流程。那种强烈的辛辣感觉,让人忘情于其中。那一刻,不是一张嘴在吃,而是全身各器官的一次协作。口中的感觉迅速传递全身,通体因刺激带来的燥热,将外界的一切分扰排除在外。川菜在那瞬间散发出一种释怀的力量,按时髦的说法就叫做“减压”。其实很多人吃东西或购物,不是为吃而吃,为消费而消费,而是一种通过吃或消费来消除自身的压力。

 

如果抛开单纯的味觉感应,川菜具有一种湮灭的力量。辣的杀伤力是强烈的,有了辣味其他的味道都将会被淹没其中。没有了酸、甜、苦后,辣可能损失掉了其他的香,但也灭绝了不良口感。以辣为主的川菜盛行,是快餐文化的中国式体现。川菜的直达快感,摆脱了原有中式餐馆文化那些需要细心品味或慢慢发挥出来的味觉体验。川菜在带来无需验证的味觉快觉后,也穿透心灵渐渐地在一片燥热后让人渐渐舒缓下来,减少现代人的抑郁情绪或挫败感。

 

放眼回望衣食住行,中国人还保存完好的自身文化特征的只剩下“食”了。即使我们还安安静静地用筷子吃着祖传的菜肴,但餐饮观念上也悄然发生着转变。十亿人民九亿辣。纵然中西药对常吃辛辣食品空前统一地给出否定的答案,但仍不能阻止群众们“嗜辣”的激情。这年头,想找点刺激说容易也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