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7日,下午出差,到昆明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朱局派人来接应我们。然后在关下的一个餐厅里吃饭,饭后直接开车回楚雄。一直下着雨。到楚雄已是夜里11点多。

7月18日,上午参加楚雄的招商引资大会。然后去了彝人古镇。彝人古镇的开发刚进行完第一期,第二期正在进行。下午去参加楚雄博物馆的开幕式,然后参观了博物馆。回去的时候又在下雨。我们一起去了招商局参加一个碰头会。晚上参加了当地的火把节,火把节的开幕比较震撼,设计的很有创意,活动也很精彩。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多。朱局开车来喊我们一起去吃烧烤。回到宾馆已经是夜里2点半。

7月19日,上午观看当地的街头巡演,然后在姚安县领导的陪同下一起去了姚安县的禄光古镇和镇上的龙华寺。我对龙华寺的印象很深,应该是值得开发的一个古寺,就是交通有点不太方便。中午县领导请客。下午与州领导碰头,参加了他们的一个会议。晚上去太阳历公园参加祭火大典。回来后已经是夜里10点多钟,再次和朱局一起去吃烧烤。

7月20日,上午,朱局派杨科长等人开车送我们去大理,在大理稍做停留后,我们接着去了丽江。在四方街上转悠了半天,然后吃了晚饭。晚上的时候许总他们请客去K歌。

7月21日,游览木府。下午去了束河古镇,感觉一般。晚上自由活动。

7月22日,爬玉龙雪山。我有点恐高。爬到4700米,看其他人还没动静,以为他们不爬了,然后就下去了。因为缺氧,感觉头晕。下山后又去骑马,第一次骑马,紧张的要死。因为那马老是一阵狂奔。而且腿也崴了,走起路上不是很稳。晚上送其他人去丽江机场,他们飞去昆明,计划第二天回杭州。我则随杨科长等人一起回了大理。在大理的地热国泡温泉,很舒服。

7月23日,继续赶路,回楚雄。中午,朱局喊我和其他新朋友一起吃饭。下午帮我订了个总统套房,做了一个小时的按摩后,我们跑去游泳。晚上在朱局家里吃饭。然后随朱局一起回了宾馆。我们坐在一楼的茶吧里聊天,一直聊到12点多。

7月24日,朱局派司机开车送我回昆明,在昆明与余地匆匆见了一面,吃了午饭,然后去了昆明机场。回到杭州已经是夜里10点。感觉有点疲倦,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

7月17日,下午出差,到昆明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朱局派人来接应我们。然后在关下的一个餐厅里吃饭,饭后直接开车回楚雄。一直下着雨。到楚雄已是夜里11点多。

7月18日,上午参加楚雄的招商引资大会。然后去了彝人古镇。彝人古镇的开发刚进行完第一期,第二期正在进行。下午去参加楚雄博物馆的开幕式,然后参观了博物馆。回去的时候又在下雨。我们一起去了招商局参加一个碰头会。晚上参加了当地的火把节,火把节的开幕比较震撼,设计的很有创意,活动也很精彩。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多。朱局开车来喊我们一起去吃烧烤。回到宾馆已经是夜里2点半。

7月19日,上午观看当地的街头巡演,然后在姚安县领导的陪同下一起去了姚安县的禄光古镇和镇上的龙华寺。我对龙华寺的印象很深,应该是值得开发的一个古寺,就是交通有点不太方便。中午县领导请客。下午与州领导碰头,参加了他们的一个会议。晚上去太阳历公园参加祭火大典。回来后已经是夜里10点多钟,再次和朱局一起去吃烧烤。

7月20日,上午,朱局派杨科长等人开车送我们去大理,在大理稍做停留后,我们接着去了丽江。在四方街上转悠了半天,然后吃了晚饭。晚上的时候许总他们请客去K歌。

7月21日,游览木府。下午去了束河古镇,感觉一般。晚上自由活动。

7月22日,爬玉龙雪山。我有点恐高。爬到4700米,看其他人还没动静,以为他们不爬了,然后就下去了。因为缺氧,感觉头晕。下山后又去骑马,第一次骑马,紧张的要死。因为那马老是一阵狂奔。而且腿也崴了,走起路上不是很稳。晚上送其他人去丽江机场,他们飞去昆明,计划第二天回杭州。我则随杨科长等人一起回了大理。在大理的地热国泡温泉,很舒服。

7月23日,继续赶路,回楚雄。中午,朱局喊我和其他新朋友一起吃饭。下午帮我订了个总统套房,做了一个小时的按摩后,我们跑去游泳。晚上在朱局家里吃饭。然后随朱局一起回了宾馆。我们坐在一楼的茶吧里聊天,一直聊到12点多。

7月24日,朱局派司机开车送我回昆明,在昆明与余地匆匆见了一面,吃了午饭,然后去了昆明机场。回到杭州已经是夜里10点。感觉有点疲倦,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