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不大不小的雨,淅淅沥沥的那种。有着我最喜欢的不紧不慢的节奏。

听到这样的雨声就会想起伯父。虽然和他一起生活的日子很多,但那时太小,很多事情都只有模模糊糊的记忆。唯独他 披着蓑衣,戴着斗笠,从哗哗下着雨的门外进屋来,对着我微笑的一幕,只要在这样下雨的日子想起来,就会象电影慢放镜头一样浮现出来。

不过那时是秋天,而现在是春天。

今年的春天应该会稍长一些吧。往年到这个时候,暖气还没停,就已经自己关掉了或者天天开着窗通风了。今年到现在还只有十度的样子,没有暖气的话,在屋里坐着会感觉有些冷的吧。刚才卓越的送货员上门送书时还说,早上出门时没戴手套,这会儿骑车子在外面送货,手都要冻掉了。

送来的是周云蓬的一本诗文集《春天责备》。前天才订的,今天已经送来了。听说过周云蓬的大名,但似乎并没有听过他的歌。那么为什么要买这样一本书呢?现在居然已经想不起什么由头了。只记得反正是豆瓣读书上闲逛的结果吧。管它。读起来再说。

书是罗永浩做的序。老罗的这篇序,象他大多数时候表现出来的他人一样,蛮可爱。因为这可爱,他偶尔的不可爱之处,比如趁着方韩之争在一旁鼓躁之类,就免提了吧。

在序里,老罗说:我作为一个一首诗也不敢拿出来见人的前诗人。。笑了。这样的人,多如雨点吧。比如,我,也是。但比老罗强些的是,我至少还是有那么一两首诗曾经拿出来见人的,尽管只有一个人。呵。

谁年轻的时候不曾有过诗的梦,不曾胡诌过几首歪诗。那个扔一个砖头要砸着好几个诗人的时代,也并没有走太远。大家都是前诗人。就象大家都曾走过青春。

QQ上有到外地出差的闺蜜问:郑州下雨了吗?最喜欢雨天了,偏偏我不在的时候下。是啊,我也喜欢雨天。雨,仿佛在带给土地滋润的同时,也滋润了人的心灵一样。这样的阴雨天,很适合泡一壶普洱,捧一本诗集,炖一罐鸡汤,做一场白日梦,等着快要回家的爱人。

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