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机场,等待刘轩同学携我的小马丁从美国回到新加坡。
    眼皮抵抗着因为渴望睡眠以及大量运动带来的强烈倦意,耳边放着的是黄小桢的《贝阿提丝》。买了一杯特大杯的拿铁,奶油上面的绘制一片树叶,很好看。我把这好看咕嘟咕嘟喝进肚里,有一点点喝醉似的感觉。
    正好写文章。

    今天上午撑着眼皮起床,七点半。
    其实我觉得是不是疲倦和我睡了多长时间没太大关系,和我是不是正在做梦很有关系。如过我恰好在做梦中间被操心,那肯定巨困无比…但今天上午没计较太多,硬撑着下楼。
    跑到街上的时候真的是有点崩溃了,眼睛都几乎睁不开…整个今天的跑步过程我都跑得不甚好,呼吸乱七八糟,踏步软弱无力,在我闷闷不乐的跑完以后我心里安慰自己说,没事,没事,要是能跑10天肯定会变好的。
    瞧,我就是善于用以往的经验来安慰自己。

   

   
    这首歌是贝阿提丝,演唱者黄小桢。
    我现在听着这首歌。
    黄小桢这个歌手很特别,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去刻意查过她的资料。这首贝阿提丝唱给的是远离了的恋人。在梁文道的《我执》中,梁就指出,恋人好像永远都在远方,总是以一种用永远无法接近的形象存在,即使你在我身边,我依然会想念你。
    而想念,不正是转属于远方的情感么?
    让我们来听歌吧,献给那些身边空无一人的你们。
   

突然感觉某种奇怪忧郁
属于灰蓝加上浅绿
整个屋子冷得像水族箱
里面只有一只孤单的鱼

突然感觉某种无聊颓废
好像喝水也会喝醉
待在屋子里闷闷地写日记
日记里那条鱼游来游去

整个春天你的拥抱
让我像只温暖的猫
冬天来了你的离去
我又变回冷血的鱼

整个春天你的来去
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像水被鱼穿过自己缝合
像鱼感觉自己快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