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的演出哥们都是在走的状态下度过的,应该是有史以来最累的一个音乐节。累是为了证明自己,也想恶心下傻逼们。事实上,我们做到了,虽然不是那么完美,但基本及格。倒不是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及格,实在是有很多因素是在控制范围之外,一言难尽。但工作始终还是有人看到的,自己心里也舒畅,这是最重要的。让傻逼们继续傻逼吧,哈哈!

说多了,两天的演出我只看了两个半,半个Anderson、一个P.E、一个九寸钉。

Anderson演出的时候,我在后台采访New York Dolls的淫荡吉他手,到中途,为了不延续03年的遗憾,飞奔到场内看了下半场,这下半场正是我需要的,虽然错过了everything will flow,但有beautiful ones也不遗憾了。

P.E绝对是对脑海里嘻哈音乐的颠覆,那重金属外衣,真是猛烈,HIGH了一会嗓子就哑了,实在是体力的问题。

最后就是九寸钉。这是两天里最大的收获,现在仍然在回味。演出完了感觉还在做梦,怎么能这么完了?但事实就是这样,Hurt都唱完了,空留一阵阵余音在脑海里。这绝逼是目前为止,在中国土地上发生的最高水准的摇滚乐现场,还不够吗?我甚至觉得这两天的忙碌因为这一个多小时而分外甜蜜。

重要的是,在我们认为自己不再会因为摇滚乐而激动时,九寸钉再次敲醒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