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用笔签下那一纸"放弃"的协议
重要的就不再是利益
赔偿又有什么意义?
何况之前
我们也没有约定
洽谈早已注定了失败的开始
不管会议是否进行得顺利
对我而言
付出的既然已经收不回
也就要谨慎考虑
下一笔的实行
想要做个聪明的商人
但最终还是会永远消失在
没有硝烟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