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早的,感冒如排山倒海般。包都理好了,打了个电话,还是回头躺下。

然后就低烧。一整天。

挂着msn,担心有工作留言。收到的第一个消息,却是Z辞职的消息。兴高采烈地告诉我:我辞职啦!虽然知道他这段时间工作得很不开心,但是他一直都说,熬过今年,明年回长沙。可是饶他那么能干敬业不惹事能受气,还是没能撑下最后四个月。辞职了,回家休息,然后再回来找工作。

他是前单位中我唯一的老乡,年纪很小,却是能沉下心来读书的人,对文史尤有见解,他推荐给我的书,几乎每本都是我心头爱。那时我经常晃过去从他桌上混书看。有一次,我和某个同事沟通不开心,和他在msn上小抱怨了两句,然后,午饭的时候,吃着吃着,他突然抬头很认真的说:湖南人和安徽人,从近代以来就很难相容。我一想,是诶。然后我们在食堂这么个滑稽氛围下,特别逗的盘点历史。

像一个弟弟,却懂事老成。每次从家里带麻辣肉酱板鸭,总是会给他和他女友单独留一份。他过年回来也是。

在北京的湖南人不多,但遇到的,大部分都相投。

年龄越大,朋友越来越难得,无论现实网络,能说话的不过寥寥数人。而去年今年动荡之年,看到大家有太多不开心。

只能很无力地说一句:开心一点!回来记得给我带吃的……

某个我曾经敬重的领导,如今却只能给他三个字:自作孽。

于是大家散了。本来多好的一群人。

到下午,开始定826腐败地点,结果传统节日传统安排,一大群东城人奔赴西城吃料理,实在是泪流满面,虽然说去年在此地相聚甚欢……

于是我忧伤的想:难道我只能看着她们吃么

太坏了,太残忍了……

下午想再爬回床上,却遇到合作方上线,可怕的香港人的中文。我和官官抱怨,官官说你是没有被荼毒过所以惊诧,然后我就甩了最短的一句对话给官官,结果官官震惊了,说这里面每一个字我都认识,可是拼到一起完全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我幽幽回复一句:你能明白我内心的愤懑了么?

还有上次和他面谈,他重复n次星头沙,我再重复他确认,结果我查了半天,换了n多关键词,发现真相是:圣淘沙。

周四他和他领导再次来京谈合作的具体操作,其人中文更差,我想:我是和他们说英语呢,还是说粤语?可是其实我并不会说粤语,我只是混着能听懂八成而已……

人生太艰难了。

因为低烧太难受,在等衣服洗完的时间,又睡了会,结果现在失眠了。

零点的时候,去看了春吧,一派欢乐。

四年了。

从无后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