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狒狒》

 

妈妈,我身体里的一部分鼓声丢失了,

所忽视的,像狮子一样咬住了我

 

我是树上的僧,是农人高高举起的修辞,

所以,请它轻轻地,轻轻地吐出我的骨头。

 

2009/6/25

 

《复数》

 

我是薄光下,用月亮饲养的瓦罐,

我是我母亲赤裸的丝绸花朵,

 

请用我比喻一只黑鸟的暗部,

请用我消化没有行迹却构成巨大星球的石头。

 

2009/6/14

 

《秩序》

 

在乡村的背后,我们读惊骇的身体,

木头里存在的灵魂,交与归途中的死者。

 

作为奖赏,波浪在树尖上滴成金色的石头,

涂黑的面孔像蝌蚪,一个夏天就化为凄厉的蛙声。

 

2009/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