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启雄与他的西施
温州学人对话录
2007-03-22 
 
image

徐启雄在家中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摄影:陈莉莉

 

 

  采访对象:徐启雄 著名工笔画家 (以下简称徐)

  特约主持:金辉(以下简称金)

  浙江画家中

  首位

  全国政协委员

  在温州,在浙江,乃至在全国的文艺界,有几人能像他那样获取如此成就和殊荣:

  在他创作的600多幅绘画作品中,参加全国性美展27次,7次荣获全国性美展的金奖、银奖和荣誉奖,其中2 次蝉联全国美展的最高奖。他参加省级美展38次,20多次获得省市美展金奖、银奖、大奖和优秀奖。他有19件作品参加过36次国际性美展。

  他创作的中国第一幅以现代女性为题材的工笔人物画《苗寨新嫁娘》引起轰动,《人民画报》等30多家报刊竞相刊登。1993年他创作的《决战之前》被中国美术馆馆藏,是自宋代以来九个世纪62件具有代表性的“特展精品”之一。

  他的艺术成就多次被《美术》、《人民画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月刊》、《中国文化报》、香港《美术家》、《东方日报》等报刊评论。著名美术评论家黄苗子、马克、夏硕琦和漫画家华君武、著名画家吴冠中、程十发等撰文高度赞扬他的作品,称他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工笔画领军人物,是“中国现代美人画的奠基人”、“现代风情画的先行者”、“现代抒情画的先声”,为发展和繁荣当代新工笔画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因此,他被中共中央列为“在国内外有影响的非中共知名人士”之一,并提名为145名文艺界八届全国政协委员中的一位。据称,他是浙江省美术界继著名国画家黄宾虹于1955年被安排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之后唯一的一位画家中的全国政协委员。黄宾虹先生被选的当年,尚未参加全国政协会议就去世了,实际上他成了浙江省第一位参加全国政协的美术界人士。

  他,就是从温州走出来的著名工笔画家徐启雄。

  西子湖畔

  工笔

  创作西施

  如今,徐启雄先生居住在美丽的西子湖畔。那是个环境很精致的住宅区,他在一楼,透过窗户,四周绿草茵茵,树阴的斑驳映照在玻璃上,像是一幅淡雅的水墨画。室内的装饰显示主人的审美格调,简约清雅。

  徐先生在客厅里接待我们,客厅的墙壁上悬挂着他自己的作品,一溜儿排去,大小一样,都是形态各异的美女画,仿佛是展览大厅似的。

  与徐启雄先生相识多年,我对他作品风格也早已耳熟能详。不过,是这次采访才使我真正读懂了他的作品的的艺术价值和历史地位。

  在客厅里,我们欣赏了他刚刚绘作的《西施》样稿。光着小脚丫,手挽竹篮,一身村姑装束的西施,踩着卵石行走在溪水旁的小路上……楚楚动人,婀娜多姿,十分的美丽。而这体现了他追求的美的境界。他创作的《西施》与他的创作理念、创作对象有着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

  金:让您创作《西施》真是太好了。西施与王昭君、貂蝉、杨玉环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其中西施居首,是美的化身和代名词,又是浙江人,我想您一定会成功的。听说这是省美术创作重大题材之一,是吗?

  徐:是的。西施是2500年前的人物,尽管妇孺皆知,家喻户晓,可是可靠的资料几乎无处寻找,不像王昭君、貂蝉、杨玉环还有书籍可查。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曾经创作过《西施》,这次列入省重大创作题材,很难画,我对西施浣的“纱”到底是线状还是片状就研究了两个来月。目前已经拿出两张样稿,你刚才看到的仅是一张造像稿,仍为未定稿,还要征求各方面的意见。

  金:创作工笔人物是您的绝招,再加上西施的美丽,您的《西施》定将是美丽的。我也是先知道您的作品再认识您的,所以与许多读者一样,我对您从北京回到温州,又从温州去了杭州的经历和原因不是很清楚。听说,您个人的这段经历折射出了中国文化界的一段历史,这段经历同时又体现了您创作现代人物工笔画的追求历程。您能对我们说说吗?

  画家从温州

  街头书摊

  起步

  徐:这个问题是有许多人要问的。那要从我小时候说起。

  我的父亲原来是东门长春酱园的账房先生,抗战时失业在家,家庭贫寒。但七八岁时我却迷上绘画,特别喜欢连环画,常常到街头的书摊租借连环画看。如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叶浅予的《王先生与小陈》、赵宏本、钱笑呆的连环画都是这时看到的。

  我先在东南小学读了二年,后来转学考上当时以美术启蒙教育著称的三希小学。实际上我同时还考上南门头的赞善小学,而且是公费,三希小学校长王晓梅先生得知后,要我给他当场作画,他看了我画的《孙悟空》、《放风筝》后,也就同意我公费进三希,因此,我是很感激王晓梅先生的。他可是培养我成长的第一位园丁。

  金:三希小学是当年温州叶氏希禹、希黎、希贤三兄弟创办的,王晓梅自1940年起任校长,达16年之久。著名画家刘旦宅也是王晓梅发现、培养的。您是继刘旦宅之后他培育的又一著名画家。王先生在温州教育史上有功绩的。

  徐:还有一位。如果说王晓梅是我美术人生启蒙的第一位园丁,那么陈垂平就是我艺术人生的第一位引路人。我小学毕业后就失学了,1951年,一个偶然机会,我参加了陈垂平先生创办的设在公园路露天照相馆的二楼绘画学习会。陈先生看了我的习作,得知我家庭困难,不仅减免学费,还常对我进行个别辅导。他对我的影响可是终生的。我就是在陈先生的培育下走上美术道路的。

  学会了人物造型就想试绘画创作,记得抗美援朝时,我第一次在《温州日报》上发表《志愿军抓俘虏》连环画,就是在绘画会学习之后的成果。一天,我从报纸上看到一篇志愿军抓俘虏的报道,于是在脑海中连续浮现了几张连环画的画面,并迅速地画了出来,还想到投稿发表。

  我忐忑不安地来到温州日报社门口,不知把稿件投到哪里。是传达室里的一位老伯伯问我找谁,我说了原委,他说自己会转给美术编辑的。想不到第五天,六张连环画见报了。

  金:陈垂平先生在温州近代美术教育史上是位重要人物,可以说是温州现代美术的教育的先驱,他对温州美术的贡献名垂青史。接着说您吧,那您后来又是如何离开温州的?

 

  中国现代

  美人画的

  奠基人

  徐:我的连环画在《温州日报》上发表,对报社来说是正常的发稿小事,可是对于我来说却是影响人生的大事。

  我从中发现绘画并不神秘,从而大大增强了自信心。于是,我借着第一次成功的启发,又创作了一幅《打败美国侵略者》的宣传画,与绘画学习会的同学王明中一起来到五马街“华大利”外,用楼梯在一堵空白墙壁上进行放大描绘,从而吸引了众多的过路人。说来也巧,就在这围观的人群中有两位穿军装的人。他们是温州军分区文工队的团长和指导员。后来,他们托绘画学习会的教师陈贯时来征求我们是否愿意参军。我们喜出望外。很快,就穿上军装,开始了舞台美术工作。

  1952年春,文工队离温参加浙江省军区的文工团集训和整顿。在兰溪经过半年多集训后,我奉调至上海解放军第五第六建筑工程师联合政治部宣传部当了美术创作员。

  不久,因我创作的一组72幅连环画《李焕文》在中央建筑工程部主办的《建设报》上刊出两个整版,几天后又被紧急调往北京《建设报》当了美编。

  1955年,上级鼓励在职青年报考大学,我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在中央美院,著名画家蒋兆和、李可染、李苦禅、叶浅予、刘凌沧等成了我的老师。我也就在他们的鼓励下选择了以现代劳动妇女为题材的工笔人物画为主攻方向。

  毕业作品《山林的早晨》、《下战表》是确定目标后的初始实践,一经面世,想不到得到好评。毕业时我被著名画家华君武指名到《人民日报》文艺部当美编。

  翌年,我的《苗寨新嫁娘》发表,引得美术界一片叫好,我也始料不及。邓拓在《北京晚报》撰文称赞《苗寨新嫁娘》“看上去很突出生动,不但面部轮廓画得好,眼睛很有神,头发及其他部分也都有丰富的实感”。

  接着《苗寨新嫁娘》和《壮家姐妹》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金:上世纪60年代初,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新中国第一本大型画集《1949-1959中国画选》,入选者全是当时中国画坛的名家,如齐白石、徐悲鸿、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李可染、吴作人、叶浅予等,您的《山林的早晨》也入选。我就是从这本画集知道您的。您进入《人民日报》后更是佳作迭出,名扬四海,可您后来又回到了温州,是不是与当时的政治运动有关?

  徐:是的。尽管我的工笔人物画表现的是劳动妇女的形象,但仍与当时的政治环境不相容。那时文艺界教条主义者认为,表现女性美不利于文艺为阶级斗争、为政治服务的方针,甚至还有人说“美”或“女性美”也有一个“阶级属性”的问题。显然,我是踏进了“雷区”。可是,我仍我行我素,执著地追求“四美”,即形象美、抒情美、形式美和色彩美,邓拓同志很喜爱我的作品,他的办公桌的玻璃板下就有我的作品。可是好景不长,1964年春天,政治风云突变,率先在人民日报刮起的“文艺整风”就把我从北京调回了温州。

  金: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人性被扭曲了,人性美被埋没了,而您创作的劳动妇女形象却表现了人性美,引起人们的赞赏与共鸣。这如同寒冬里的报春花,率先报道了春天的信息。您的工笔人物画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作了尝试,大胆地表现人性美,就是一束耀眼的报春花。

  徐:我在艺术上追求美,当时没有想到这会犯错。没有料到要为美的追求付出惨重代价!更没有想到最终被批判后调离《人民日报》和离开北京,原因只是我艺术创作反映了人性的美。

  “文革”后,我国文艺界迎来了春天,我的艺术创作也迎来了春天,我更会珍惜未来的大好时光,只要还能作画,仍希望不断有新作问世。

  徐启雄,1934年7月9日出生于温州,自幼酷爱绘画,曾在东南小学和三希小学就读,后因家庭贫寒无法继续升学,去参加温州美术教育先驱陈垂平先生创办的绘画学习会学习。建国初期,他在温州参军当文艺兵,1955年从北京考取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本科,1960年毕业后分配《人民日报》任美术编辑。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因违背文艺政策”被批判后回到温州,曾任市工艺美术研究所画师,“四人帮”粉碎后调浙江画院。徐启雄擅长国画工笔人物,以表现现代民族、民间劳动妇女的美而著名,名扬海内外。现任浙江画院专业画家,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副会长,全国首位国画家中的“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