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一定是太热爱写字,

才会容忍歪酷博客的时常无法正常打开,

无法上传图片等无法继续做朋友的勾当,

直到今天还爬到这里来写字。  

 

今天,距离离开德国的日子已经过去17天,

距离离开德国第一站德累斯顿,

同时也是那半个月印象最好一站的日子, 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只能惊叹时光荏苒,岁月无情!  

 

想到欠下的东京游记、大连游记,

就不敢直面人生了起来。

可是,一边不敢着,一边又大胆的刷起了另一地的机票,

我想,这就是病。  

 

反正,我不想治。  

 

自然卷 - Ich Liebe Dich

歪酷,你还能治吗?  

————————————————————————————————————————————————  

晚上看了两集茶婶的新剧《半路父子》,

感叹她自从嫁了大陆丈夫,普通话也越来越标准了,

翘舌、前后鼻音、声调都越来越大陆了。

印象最深的是“企业”的“企”,湾湾一般念第四声,

但是茶婶可是念的第三声!鼓掌!

除了普通话,茶婶的演技还是一如既往的……文艺,

感觉和张国立这个粗俗质感的老爷们,实在是不怎么搭。

四十好几的茶婶,应该算是文艺中年了,

屏幕上看,保养得还不错,

所以,搭配那个看着超过20岁的“高三儿子”, 

也觉得相当违和!

不过,不管怎样,

茶婶的新剧都比最新的港剧要强得多啊,

香港的兴衰,似乎从品质日益衰退的港剧,就能窥得一斑啊! 

香港的病,希望能和香港脚一起,抓紧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