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愿意站进满地球乱飞的商务人士队里,但是也不能不承认:年底的时候总是忙得近疯狂,日程表象在购物城市旅行近结束时的行李箱,明明已经满满当当,还是塞一些,再塞一些,把东西卷卷紧,玩俄罗斯方块一样把时间空间东叠西搭,又多出来一点空隙好填新东西。不知道是不是人到中年渐趋工作狂,想到要走开一段时间就歉疚地想提前代偿。要交文章,要养细胞,要看望老鼠——分笼断奶生杀予夺,斜剌里还会杀出来三个两个程咬金。年年如此,到了节日之前,大总结大采购完毕,才会嘘一口气,看着天空的晶莹雪花,想:又是一年。时光飞逝,冷飕飕的,可是也有点甜味。

在忙与忙之间总有风暴眼似的清闲平静,特别珍惜,想做点儿好的吃,看些好久没看的书和节目。于是晚间在土豆网上看完了整套十话的“深夜食堂”,然后叹息一声这么好看的节目为什么只得这么短。这套剧是漫画改编的,所以对生活的描绘虽然不乏现实和感伤,也还是很有漫画式的幽默和浪漫色彩:戴金葵花耳环的弯男爱着很酷的黑社会老大,串酒馆卖唱的老歌手得悉当年被拆散的恋人仍然在等着他,隐退的脱衣舞女为正在讨生活的年轻脱衣舞女出头。。。当然现实生活中其实是充斥着痛诉男人都暗恋她女人都嫉妒她的高龄难嫁女,和午饭桌上只讨论中美加房产价格未来五十年走向和是否回国赚大钱的中年男妇。然而看到一点浪漫色彩而感到欣然,让我知道自己还活着,而且没有失去感官。

何况晚饭还做了剁椒蒸扇贝呢,也许我其实并不是那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