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回家都能看到我的兄弟在装死》

打开门又看到我的兄弟倒在地上装死,手指还画着谁是凶手的血字。

都不知道他的血袋是加了颜料还是诡异的草籽,总之第一次毫无准备得被吓到心脏停止,

前天他大脸朝下背部还压着块巨石,昨天又学蝙蝠倒挂在房梁脖颈间缠着绳子,

“妈妈看到会作何感想呢?” ——我总是琢磨许久才记起只有自己能看到他的现实。

每天回家都能看到我的兄弟在装死,每天变换不同的血流满面的姿势,

我笑着比划出表扬他的嘴型,他就会得意忘形到整晚都趴在血泊里笑得眼泪不止,

每天回家都能看到我的兄弟在装死,逼真得让人忘记了他已经去世的事实。

他是不是也在怀念我们共同大笑的日子,在如今触碰都成奢侈的现实

如今已经没有人再把弗雷德当做我的名字,所有梦想都在那个夏天戛然而止

然而每当我推开门看到他不同死亡的样子,由衷觉得这是梅林对我最好的恩赐,

每天回家都能看到我的兄弟在装死,他的形象永远停留在20岁的样子,

无所凭依的鬼魂用整个白天费尽的心思,让我终于觉得自己不是活在臆想中的疯子

如果这就是作为双生子命运的彼此,横跨两个世界无法开口也能肚明心知,

我愿用任何代价去描摹他忧喜侧脸的影子,而不管局限在肉体的生或死。

只希望每天回家还能看到他更夸张的演出,这是我能想到关于明天的最期待的事。

——我回来啦。
原曲:每天回家都能看到我的老婆在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