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跳进院子的时候,露西正躺在小草地中央的法兰绒毯上晒太阳。

比利瞟了露西一眼,心里想,啊,又是一个奶娃娃,长得比西街赫默家的傻小子还可爱呢。

露西已经从识字卡片上见过猫,可看见一只会跑会跳并且还会撅胡子撇嘴的猫还是第一次。

比利嗅到婴儿身上特有的甜香,噢,它多么爱这个味道,这令它想起小时候自己还是个猫崽子的时候曾经呆过的那个软绵绵香喷喷的怀抱。

露西看见比利蓝灰色的背毛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颈项一圈厚厚的细绒活象戴了妈妈的毛围脖,摸起来一定很软很暖吧。

比利不动声色找了一块晒得到太阳又不会被屋子里的大人们看到的地方,距离小露西的距离嘛,它抖一抖尾巴算了算,嗯,大约五条尾巴那么远,刚刚好。

露西歪着脑袋看着比利,圆眼睛渐渐眯成两枚弯弯的月牙,她咧开嘴咂了咂舌头,“啵,啵。”

比利就觉得胸口有啥东西“扑通”跳了一下。

啊,香香的、甜甜的、宝宝的吻,那真是个巨大的诱惑。

可是比利没动,早上被罗伯特赫默揪过的胡子现在还痛呐。

即便如此,比利原来抬得高高的下巴还是放低下来,并且清一清喉咙很绅士地回应了一声,“妙!”

露西很高兴,“咯咯”笑起来。

于是比利的胸口又“扑通”了一下,耳朵也往脑后塌了塌,它忽然很想在地上打个滚。

那么,为甚么不呢?比利就真的在草地上打了个滚。

哎,春天的草地果然比冬天的草地舒服呀。比利想着,又打一个滚。

露西被逗得笑个不停,终于惊动了屋里的大人,在“咚咚”的脚步声走近之前,比利灵活地跃上了墙头。

拐过墙角的一刹那,比利听见韦伯家的老奶奶大声嚷嚷,“噢老天,我们的露西会翻身了!”
比利忍不住想,那么下次,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在草地上打个滚。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