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电视,入行那天就知道有个很高的段位叫“纪录片”。当初,同组的几个同事被借调到科教频道拍纪录片,那个羡慕啊,还得装逼不去,觉得节目离不开我,不能都走啊。那会儿,神侃的时候说有几个选题可以做:中医、戏曲、饮食、相声曲艺、中式园林……当然了,都和我个人的兴趣爱好有关。如今,人家都一一呈现了。

俺有时还挺水瓶的,因为“水瓶座宝典”每天的自恋帖中都会说到水瓶座的偏执。

有的银吧,之前说某某屁眼儿恶臭难当,之后吮起来有滋有味的。当然了,也许,我是说也许3年后也是以舌尖谋事的人,好在有现在的一番吐槽,知其“曾经鄙夷”而已。

今天是林希老爷子回美国前的聚会,照例还是林老、肖老师、我。林老回国2个月,只参加我们的2次聚会,深居简出。倒也不是不想出门,眼镜没有空间感了,没办法下楼梯。我们的聚会一般只要上楼,就得一起搀着林老上。席间,说起了纪录片。贵台大型纪录片《5大道》请完林老请肖老师,都录完了内容。当看到了文本,肖老师傻了,说9集的纪录片,旁白稿子10万字。到了第五集还没讲到小洋楼。他问导演,你们怎么灯下黑呢?你们台不是有个MQ吗?俺们那位常和我一起抽烟的导演恍然大悟。之后打来电话,我都在录晚会,也算金蝉脱壳。用肖老师的话来说,这不是“5大道”,这名字应该是“天津”。太可怕了!纪录片承载了很多吮肛的职能。

好吧!就说这个饮食的纪录片好了。我脑后无反骨,但烦上了谁就算烙印了。看了两集,乏善可陈。就在席间,我也跟两位前辈说了这个观点:当下,把片子拍漂亮了,太简单了,“技”尔!把事儿讲明白了也不难,“术”耶!但就这样,文案和旁白还是吃了一惊,这样就上了,您啦要说嘛?!虾仁儿炒海参,鲍鱼烩螃蟹粉儿,我问问您,能难吃到嘛样?!都是好玩意儿,堆就能堆的让我大姑爱看、三表弟喜欢。不过如此吧?!

对了,当我把那句断语:“一部讲饮食的片子,如果只能把人看饿了,那和一个毛片把人看硬了又有什么区别呢?”说出来的时候,林老和肖老师竟然鼓掌,乐得什么似的。可见大头眼力不差,他说我已经有两条经典语可以留下了。哈哈~~~~~

其实,这就好比今天小卓很忧心得跟我评论温太宰的人品一样。俺告诉他:谈政客的人品和论妓女的贞操,如出一辙。这有嘛可论的呢?!也因此,跟个舔菊的舌尖教什么劲呢?不过是意淫罢了。

我深喜BBC的《文明的轨迹》,也爱NHK《故宫の至宝》。在条件有限的年头,能一句句一面面,娓娓道来。这也许就是我爱日本的缘由。乳鸽、腊肉、蜜汁火方讲出个所以然、拍出个天花乱,不难!难得是豆腐也能“其中有深意,动容参与商”。BB到此。。。

举重若轻,是水平;举重若重,是杂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