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是老橡皮,读他的博客觉得这家伙骄傲、极端、坚硬得邪乎,我见过几面,看上去平和而随意,并不像他表示的态度那么孤绝,他的眼光决定了他是一位踽踽独行的诗艺探求者。”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自己骄不骄傲,极端和坚硬倒是有些。现在似乎是越来越平和了。昨晚写了几句,送秦风。

除了诗人
其他人
我想的话
已经
没必要再
联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