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临时回北京开会2天。理工非常开心,马上找那个约他看电影的同事,得意一把:“我老婆回来了,有人陪我看电影了!”
不过最终还是没陪,理工公司买了周五中午的票,看到下午三点多再回去上班。我开了2天的会,然后就回深圳了。

会议上有些人漫不经心说出来的话,被我从不同渠道确认了可能性。意外么?并不。很久之前,有人已经流露过这个意图。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的设想,似乎已经被打成碎片了,如今却从一个意外的角度拼成了一整幅。
这一局棋,摆得非常漂亮。令人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