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的时候,才在青岛机场看到一本《画说青岛》的钢笔写生册,里面的青岛特色的老建筑老街道,其实我大多数都曾经路过,但未曾更久地停留。
错过,是一种遗憾,但,路过,已是一种缘份。

image
image
青岛基督教堂

image
image
image

青岛天主教堂。也在江苏路上。离我住的地方很近,上图中一个历史的尖顶,一个现代的尖顶,是我在这一带游荡的路标。看到它们,就知道回去的方向。

image
image
image

圣保罗教堂,我住的另外一家青年旅馆的路标之一。
雨后,落了满地的泡桐树花。像我的老家,满城都是这种并不漂亮的花朵。

第二天,我一整天都在骑车,还是漫无目的地闲逛。
出发之后,只要记着一直往右偏,总会穿过某条老街,到达海边。
在八大关逛了很久,花石楼当然要去,老蒋太会享受了,这座别墅就筑在一处突出的礁石上,饱揽无敌海景。
image

传说中的公主楼也是要去看的,但我在那一带转了两圈,也没有找到。
后来发现一幢蓝色的建筑,门口挂着肾病中心的牌子。很喜欢它的形态与色彩,拍了一圈才看到,门口还有一个被绿色爬藤遮掩着的小牌子,原来这就是公主楼。现在,它同时还是一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所以院子里有着各种全民健身器械。青岛人幸福吧,很多人都住在我们羡慕的别墅里,很多公务机构也在别墅里。
image
image
image

imageimage

本来我是想沿着海滨道一直骑到终点石老人海滨浴场的。骑过了五四广场,骑过了奥帆中心,骑过了麦岛,一问还有6公里,感觉已经疲惫,怕骑不回去,于是掉头了。
回到旅馆,MM说我已经算是骑得远的游客了。
很累,但很痛快。而且发现自己方向感蛮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