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后好朋友买了一套贺年片送给我,里面是一位肌肉猛男的系列酷照。他告诉我,这是美国明星,叫斯泰隆。他看过很多他的电影。
那套贺卡里的男人确实很酷。有坦胸露肌拿机关枪的,有穿黑紧身T恤戴墨镜的。朋友说他很祟拜这明星,说斯泰隆还打肌肉针。朋友把贺卡送给我以后,又觉得舍不得,于是只好又跑到街上买了一套。
那时候没看过什么外国片,所以斯泰隆算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外国明星。
后来录像厅时代来临,这明星的名气在国内也渐渐大起来。那时候大家叫他“史泰龙”。
后来我和朋友一起在电影院里看了《第一滴血》。那是我第一次看“斯泰隆”,朋友也跟我说了实话,他也是第一次看。

对史泰龙有很好的印象,因为他伴随了我的成长,记载了我的友情。
在录像厅和朋友们从第一滴血一直到第好几滴血都没缺席过。那时候史泰龙给我们所有人的印象就是永远不死的硬汉。
或者说,肌肉暴力男。也没错。
后来直到上大学才看到《洛奇》,那时候才惊叹于他的在创作方面的才华。
那么棒的剧本,那么动人的小人物爱情,居然是出自这个肌肉男之手?
真是不可思议。
特别喜欢《洛奇》的故事。

最近和小死聊,才了解史泰龙是对电影多么认真和热情的一个人。
“最初在纽约,一切都那么艰苦。《教父》是当时的一部大片。而我连个群众演员的份儿都混不上。于是我对那些试镜、走台都失去了兴趣,一心一意地去写。为了集中注意力,我干脆把窗户涂成了黑色。初步的练习是从看电视开始的,我看完一出戏,去体味、吸取其中精华部分,然后写出同类型的一幕,作为练习。渐渐地,我知道该怎样去创作一个剧本。”
多用心啊。让我自惭形秽。我每天都在做什么呢。

说回敢死队这电影吧。想想也没什么特别要说的,就是觉得很悲凉。
一看到史泰龙露脸,就觉得心里不得劲。估计是画了妆?脸孔的颜色都不太自然,让我想到一个迟幕老人拼命涂脂抹粉想掩盖自己的年龄,骗自己说自己还年轻?
那个威风八面神勇无敌的小伙子哪里去了?眼前的肯定不是了。
一看到他的动作场面,我就想哭。
不是说他做得不好,相反他做得很好,很努力,也很有当年的风采,但是我就是觉得难受。
阿诺、老威、老米,这几个老头都只负责出来打酱油而已,只有史泰龙,还在奔跑,在疯狂扫射,在追飞机。他还把自己当小伙子用。
至少看得出一件事:他不想老。

这个人,已经拥有了应该拥有的一切吧。也该享受生活了吧。
他为什么要回来?
是对电影的热情吧。想不到别的。

电影是个三流电影。
史泰龙的导演技巧确实不行,剧本也粗糙得像个笑话。但他回来了,这就够了。
就像一名退休老同志,回来对我们年轻一辈聊天说:你瞧你们哪,好吃懒做,得过且过。想当年,我们哪……
你可以骂他倚老卖老,你可以不屑他的吹牛逼,你甚至可以取笑他一大把年纪了还想赖着不走,还当自己是小伙子啊?
但你就是不能无视他对待工作的热情和真诚。经历过才会珍惜,才会恋恋不舍。

斯坦森的表现很抢眼,看得出史泰龙很欣赏他吧,给了他很多机会。他的打斗戏都给人非常干练的感觉,有几刀削得实在是漂亮。
连杰李很可怜,他的角色和其他精英团队片里的东方面孔一样,有一技之长的迂腐配角,仅此而已了。当他说“继续打下去我会赢”时,史泰龙和斯坦森对视一笑,轻蔑的意味不是没有的。
别的角色都没特点没印象了。
话说片子的剪辑也真够烂的,不说乱轰轰的战斗场面,就是对话,“谁说话镜头给谁”,就是说他这片子的。而且都是大脸特写。
那场“夕阳红俱乐部”的老头碰面,我一直都想把三人的画面里的图抓取下来当做留念,但到最后几个老家伙也没进入到同一个画面里,急死人了。
话说阿诺一露面我就喷了。实在是他的终结者造型被恶搞过很多次,而且这次他的贼眉鼠眼格外突出。
几个老人里,威利斯是最不显老的。当然,主要是他年轻时也是现在这种一脸老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