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来听曲的朋友们,大家晚上好。

  今天是阴历七夕,赶巧在这天举办肖向平昆曲清唱会,时间上是巧合,但形式上有一些令人回味的地方。七夕作为一个民俗节日已经重新被提倡,但是变成了一个商用的“情人节”,这几天的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有关中国情人节的商业广告。而昆曲呢,自从成为文化遗产后,太多的焦点是注重它所谓的“优雅”特质上。大家重新倡导昆曲和民俗都是对传统的回归,是好事情,但是一定要回归到正位上。七夕的天空虽然有牛郎织女星,但如《清嘉录》里面提到的,她的是本质是“女儿节”:比如拜月乞巧,晒水投针,这些都是隽永深长的家居儿女情趣;昆曲呢?究竟以何种方式能够真正体现它区别去其他中国传统戏曲的“优雅”,核心是曲唱。我前几天跟一个朋友聊天,我说为啥昆曲不需要在舞台上太多的技巧,而唱好等于得了一半的江山。我个人的理解,相比板腔体戏曲,它们的七或十字句分上下句,在旋律上回旋反复的,这就限制了唱的表现力,而昆曲不一样,曲牌体的一个曲牌从头到尾,格律和口法虽有章法限制但表现多样性,它在音乐上是真正意义的铺陈,因此昆曲曲唱的表现力远远要比板腔体强烈,所以昆曲的核心在于“唱”。我知道今晚有不少成双结对的爱人来参加这个曲会,但我还是希望还七夕于女儿,赏清音于良宵。让传统归于真正本位。   今天的清唱曲会依照昆曲小生行当的家门分做巾生,小官生和大官生三部分,基本上涵盖了昆曲小生曲唱的各种特点。我们今天的曲目介绍对于口法不做介绍,在座的曲家可以曲会后和肖先生沟通,互通有无。下面请依曲欣赏。   第一部分:巾生曲目   今天的第一支曲子是《南西厢 佳期》中的《临镜序》,《南西厢》是明人改写的传奇本,元曲《西厢记》固有的浑朴没有了,不过也另外继承了传奇灵动婉转的特色,因王正来先生用“清新隽雅”评价此曲。《佳期》是一出昆曲六旦家门戏,这支曲子原本只是一个小生过场,但后来成了昆曲巾生的名曲。所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支曲子背景也是如今夜这样的一个良宵,今天不在普救寺而在迷仓,张生带着对莺莺爱慕的紧张上场了。有请肖向平。   今天的第二支和第三支曲子是《琴挑》中的《懒画眉》及《朝元歌》,《懒画眉》取“月明云淡”,《朝元歌》取“听他一声两声”。一头一尾,首尾呼应,算是道尽了《琴挑》中一对璧人你来我往的丝丝情愫。这两支曲子的背景是怎样的呢?套用戏里面的白口:“月明如水,夜色新凉”。这样的一个环境,无论两个一见钟情的主人公内心如何激荡,心中波澜必须服从外在环境的平稳沉静,而唯有曲唱淡雅悠闲,才愈见两人内心的起伏。第一支《懒画眉》,句式不是长短句,如诗一样七字句,要把烟火气全部拿掉,但也不能唱呆板,要营造出一个深远舒缓,淡月长云的意境。第二支《朝元歌》,相对于小生出场唱的第一支《懒画眉》,男女情事已露端倪。小生内心中已有了但起伏,内心节奏和曲唱之间动和静的矛盾愈发强烈。这都是为之后层层递进的情事投石张目。请大家逐曲欣赏。   今天的第四支曲子是延续《琴挑》之后《问病》的《山坡羊》,大家都知道《山坡羊》是昆曲里面的名曲,比如《惊梦》《断桥》《藏舟》都以《山坡羊》著名。各个折子的《山坡羊》曲风虽不同,但曼妙缠绵是共同特点,都非常耐听。我们在选曲上颇费踌躇,后来我听苏州的毛伟志先生说了一句话,《山坡羊》很多,但有些很死,只有《问病》的这一只最活,“活”这个比喻很形象,展开去说,很有内容,包括四声阴阳的设定以及和工尺的搭配,口法的变化等等,这些元素合力搭配,把潘必正的感伤压抑的情怀如剥茧抽丝一样婉转呈现于听众,而宛见有情人的风魔和痴迷。这只曲子究竟如何活呢?请大家欣赏。   今天的第五第六支曲子是《拾画》中的《颜子乐》和《锦缠道》。我套用《拾叫》里面的一句白口,昆曲“虽则典雅”,但很多仅就词藻而言。比如《活捉》,那是典雅到拗口的典型代表。昆曲并不是所有的曲子都具备的文学性,而《拾画》中今天所唱的两支曲子恰恰拾昆曲中文学性极高的两支名曲。我们今天不展开去讲了。总体上因“情”,男女之间的爱情,而产生的一种人对时空流转的感叹深深地刻在这两只曲子上,尤其是《锦缠道》是《牡丹亭》文学本中《玩真》一折,也就是对应舞台演出《拾叫》,中汤显祖的着意之笔。寒淡笔墨写尽人间情事。大多舞台本不唱此曲,是一件憾事。   今天的第七支曲子是《题画》中的《倾杯序》。《题画》是新戏,《倾杯序》是旧曲。《桃花扇》身后零落,只有几折戏的曲谱保留在《六也曲谱》。《倾杯序》是一个大曲,之所以大,一则气势宣扬,侯方域沉浮之后再访李香君不见,内心的家国苦闷由此而宣泄犹在起句。二则舒缓超然,借物抒情,丝丝入扣。三则沉郁顿挫,留在最后一句,“好花枝不照丽人眠”,苍远感伤。我们用这样一支大曲煞尾,结束上半场的演唱。   第二部分:小官生曲目   今天唱的两只小官生的曲子都来自《荆钗记》,从剧情顺序应该是先《见娘》后《男祭》,情感上先有《见娘》的悲怆,再有《男祭》的追思。考虑到曲风由舒缓而热烈渐进的需要,我们做了调整。先《男祭》后《见娘》。   今天的第八支曲子是《男祭》的《折桂令》。《男祭》是绝少见于舞台的一出折子戏,写王十朋祭奠亡妻的故事。《折桂令》是北曲,《男祭》是南北合套,老旦唱南曲。小生唱北曲。大家耳熟能详的是折桂令有《夜奔》中的《折桂令》,以激昂见长;以及《硬拷》中的《折桂令》流畅明快。而《男祭》中的《折桂令》是少见的北曲赠板曲。因此产生了一种既不同于典型北曲也不同于如《朝元歌》赠板南曲的一种特有演唱效果,旋律朴素但不凝滞,虽不如南曲婉转但舒缓深沉,犹如生者对死者娓娓道来。这个曲子在我听来有一种强烈的仪式感,也表达了主人公痛彻之后内心虽趋于平静但依旧有深沉的懊悔。   今天的第九支曲子是《见娘》的《江儿水》。昆曲官生有个说法《书惊》,《书馆》,《见娘》和《惊变》,是官生三出重头剧目。能够拿下来就标志昆曲官生达到一定的造诣。这是我听过的演员小生演员最为吃力的一支曲子。音域跨度大,多用哭头,腔格起伏淋漓酣畅,这种曲子对演员的嗓音条件要求极高,在高低音转换和气息的控制上需要很好的演唱技巧,否则就会听到满场的嘶吼。曲词旋律中“改掉潮阳”中“潮”之破格常会令听者心头随之一紧,而曲尾的“半载夫妻算作春风一度”,先紧致后舒缓,一笔把此前王十朋的哀伤和惊觉化作云烟深埋心底。   第三部分:大官生曲目     今天的第十支曲子是《三醉》中的《红绣鞋》《迎仙客》   昆曲的大官生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家门,它的人物很少只有通常的三皇两仙外加一个《书馆》中的蔡伯堦。除了蔡伯堦,所有的人物都带髯口,这个放在其他剧中都是老生应工的。昆曲为啥小生应工呢?我觉得还是因为唱的缘故。大官生的曲目情绪上大多都是大起大落,大开大合的,要表达这个情绪,要借重假声的清远高扬,也更讲究膛音共鸣的浑厚和开口音放阳调的饱满。这些特色老生行当就勉为其难了,所以昆曲特立独行有了大官生这样一个极具个性的行当。   《红绣鞋》和《迎仙客》取自《三醉》,《三醉》和另外一出《醉写》是大官生里面的二仙剧目。就剧目特点来说,三皇沉郁而二仙洒脱。此曲在曲界影响很大,王正来评点为清新飘逸,婉转流丽,和以知识阶层为主题的曲友的内心节奏很吻合。《三醉》本自临川四梦之一的《邯郸记》,后人评点得一个“道”字,何谓“道”,认清本源即为“道”,很可惜我们大家因为各种障眼法太多,很难看清本源。我个人以为每天能够安静地听几段曲子,或许有靠近道的可能。幸运的是下面要唱的两段曲子无论从旋律的舒展还是从曲词的散淡都把生命的简约本质一一传递给在座诸位,这段曲子不单单在欣赏,或有一些领悟,便是我们大家的无量功德。今天的第十一和十二支曲子都是《闻铃》中的《武陵花》即《前腔》《尾声》   上面说到三皇沉郁,建文帝的《惨睹》是无奈,崇祯帝的《撞钟分宫》是惊恐,而只有唐明皇从《密誓》到《絮阁》,再到《惊变》《埋玉》,再到《迎哭》和《闻铃》,这位皇帝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冲突极其强烈的感情经历,而作为一个皇帝,个人情感纠缠了国殇情怀,因此这种情绪极度地饱满而膨胀,则必须由昆曲的大官生来演唱。今天唱的《闻铃》犹如长江发自潺潺涓流的高原,经过汹涌澎湃的川江,到了扬子江段,极目天际,江流平缓而苍茫,所有的内心激荡冲撞的棱角都被离乱本身所消磨,留下的是无限的追思。   其实我很想强调一下这个“追思”。并以对“追思”阐释作为我们今天曲会的结束语。追思是人类一种非物化的很纯粹的内心活动,是一种个体化的精神行为。我们的先人,留下的诗词歌赋中,这种东西比比皆是,因而我们的祖先是一种有情趣的高等动物。我们呢?我觉得我们欠缺了,我们不太会回溯,也不太会追思,我们过于求新奇,我好多朋友对于传统昆曲也是以一种求新求奇的态度对待。我想这刚刚入门者无可厚非,每个人都是因为新奇而逐渐了解,但昆曲这样一个一个积淀了五百多年的古典艺术最终如何与时人并行呢?求本质而扬弃是唯一之路吧。而求本质的途径之一就是“追思”。在明清朝,昆曲是原本一个很纯粹的东西,没有人拿他做任何的标榜,张岱的《陶庵梦忆》中不乏对昆腔舞台表演在技术上所作的各种探索,无论保守或者新巧,都是以观者的内心审美为原则导向。这个是不是现实中昆曲也要回归的一个创作原则呢?请大家曲后思考。   再次谢谢大家参加七夕肖向平昆曲清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