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一本三流通俗小说常用的开篇语,我也准备这样开始这篇文章:人生总是面临很多选择,当众多选项陈列在你面前的时候,选择任何一个即意味着放弃另外所有的可能性。基于现实的考量和扑面而来的未知,总是让你顾此失彼、进退失据。好吧,关于人生哲理式的感悟就到此为止,下面我来说说最近面临的选择。

这个选择是关于工作方面的。

从2008年那个多雨的四月算起,我来到这片南粤大地即将满四年了。广州最近几天潮湿的回南天气,又让我想起了初到时的那个清晨:太阳尚未升起,我从深圳罗湖火车站走出来,温润的带着海水气味的南风扑面而来。那时候,除了一个简单的行李箱和一个堂兄的地址,我面临的是全部的未知。在广东的一切都很顺利。在表兄家呆了一周,我很顺利地找到了第一个工作:东莞一家小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地产策划。仅仅不到两个月后,还没来得及在新的环境中和新同事建立友谊,我就拿到了某互联网门户广州分公司的offer。于是,我前往广州,并且在这家公司一呆就是近四年。

这段经历在最近的几次面试中被我作为开始部分的自我介绍不断重复,颇为自得。其实我真有那么勇敢无畏么?记得08年南下前在西安的最后那些日子里,有一天闲逛到了小寨的大兴善寺,面对着那尊笑盈盈的弥勒佛,从不拜佛的我竟然在心里默默地许愿:请保佑我在那边一切顺利。甚至当我在顺当地度过两年后回到西安度假时,我又下意识地被牵引至这尊弥勒佛像前,假装观赏,在心底默默地还了一个愿。还完愿后,又赶紧匆匆地走开,生怕被旁人看出我的惊惶失措。这之前,加上之后,一共四年,我如所许的愿望那样顺顺当当,逐渐习惯并且安于这种现状。

那大概是我一生中截止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次拜佛,甚至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关于近期频繁的面试,这就是开篇提到的“陈列在面前的众多选项”。其实换个工作并非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但是我还是斟酌良久。在三个选项之间,我老于世故地沉着应对,一步步把工作职责、发展空间、薪酬福利等逐项逐项确认,不断提出更高的要求,并始终保持着主动权,直到所有的条件确定。在作出选择的那个下午,我却又把所有确定的细节忘得一干二净,想起了四年前南下前后的那段时光,想起了曾经在博客上下的那句话:“把确定重新变成不确定,并且不知道自己最终将会被引向何处。尼玛,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儿吗?”于是,我做出了选择:三个选项中风险最大,不确定因素最多的那个。在面试的时候,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对我说:你有足够的自由和空间,但如果因为你自身的原因无法达到预期,我可能半年就把你换掉了。

幸好这一次,我不用再拜佛。

曾经一度,甚至现在,我仍然把“减少确定性,增加可能性”当成最人生的主要目标。你永远无法知道下一秒即将发生什么,这种听起来无比美妙的感觉,要实现却需要强大的内心和勇气。一次简单的工作更换,本来无需赘言,但是当安定的生活逐渐磨去曾经那些不可遏制的冲动时,有必要借此对自己做一次检视。这些斟酌、考量,也许不久之后再看就显得幼稚矫情,正如现在看两年前的一次未实现的选择一样。但是,人总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我已经无法变回曾经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我只希望能把我曾经最珍视的那点东西保留下来。

有句英语这么说的:Keep hungry,非常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