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些春运的图片,想起儿子两三岁的时候,老家刚刚通火车,火车站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有天儿子嚷嚷着要去车站看火车。于是就带了他去。

当时是刚过了年,外出打工的人群正蜂拥外出,小小的火车站人满为患。开来的火车上人也挤得象沙丁鱼。人们从车门里挤,从窗户上爬,每个窗户上都有一个半个身子钻了进去,只剩下屁股和腿还在外面正使劲往里钻的人。很诡异的场面。

刚开始儿子还觉得好玩儿,后来,火车站工作人员就开始打人了,拿着大棒子,哪儿挤得凶,就闷头盖脸地打过去,很快就有人被打得流血了。儿子吓坏了,哇哇大哭,把手伸着往我身上爬:妈妈,我们走,我再也不要看火车了。

从当年上大学第一次坐火车出门开始,我就一直不喜欢火车站。感觉在那种地方,尤其是春运时,人根本不象是人,而只是被驱赶的动物。

尽管后来有动车,有高铁,状况改变了不少,也还是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