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27号就从巴厘岛回来了,只是一边忙于搬家,一边忙于写稿,又小小不舒服了两天。这第一次被迫跟团的旅行经历,怎么说呢?感慨还是蛮多的!
   有道是“年会一处,毁一处”,此话不假。去年一大队人马被拉去丽江,开会就浪费掉整整一天的时间,住的客栈自然是小巷里的风情万种,然而洗澡和取暖真真都是问题。当然如果说玩得不好那绝对是没良心。不论是风光、人文还是购物都算是没的说。唯有就是12点后城内所有酒吧一概不能喧哗,无他,洗洗睡了。
   今年这次,先是形式一片大好,先是传达了“要玩就痛快地玩,只旅游不开会”的宗旨,全社上下,无不拍手称快。接着又有风声说,今年的报社补贴不是一般的高。再接着就是说,老总发下话来说,今年死活都要出国,绝对不会以叛国罪论处。到了真刀真枪的关节点上的时候,普吉、巴厘、济州、台湾的多条线路出炉,喔,果然是不虚此言了,竟然还是一水的island。
   好吧,权衡之下,还是挑了巴厘岛,貌似人文、风景兼具的一个地方,和我的时间表也很相宜,遂报之。然而,总有人相当狡猾。本来的5天4晚不知道怎么在最后时刻变成了4天3晚,就算你跟我说天狗会吃月亮,偶尔也吃太阳,最近的日食也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吧!
 缩水之事放下不表,到了机场,无组织无纪律的事件就开始上演。我们的领队竟然是个老伯,一个不懂英文的老伯,一个不懂英文的没出过国的老伯,一个不懂英文没出过国且护照即将过期的老伯!好吧,来回过境的种种坎坷已经不用再说,说也不过是抱怨。然而不论多少的抱怨都无法化解华裔地陪大胖子的奸诈、狡猾和没品。前两天基本就是浪费过去了,
    第一天,起床就被拉去玩水上游戏,因为早已有场外信息说能翻着倍得贵,所以一队人都没有要下水的意思。接着就是去所谓的海龟岛,脑子里想的是雨林繁盛的原始小岛,然后海滩上有海龟在溜达。结果竟然只是几间草房,一个水池,几个海龟被圈养其中,让人立即想起养鸡场的鸡。好吧,下午就是去餐馆咖啡工厂,完全不知道咖啡的种植、收割和烘焙过程,只是立即被请进小室,脚趾头都能想出来,高价推销接着就来了。第二天的行程分别是蜡染村和木雕村,不出其二的贵,虽然东西是不错,然而也不用一个以美元为计量单位的标签填上一个人民币的价格放在上面吧!
    晚上的金巴兰据说有天下最美的日落,然而看到的只是垃圾和廉价塑料桌椅和成群的苍蝇。于是直接闪去库塔shopping mall,购买华歌尔数枚,然后认识到纠结人生的悲惨。回宾馆大叫几声不爽。
    第三天十分美好。以非常便宜的价钱租车全天,拉上彭彭两公婆去了圣泉寺,终于深入巴厘岛人们中间,吃到了并非骨肉如柴的脏鸭餐,还做了禅zen的lulu spa。最后一天一早就去赶飞机,看到了美若桃花的日出。还在机场的最后关头,用最后的印尼盾买了银戒指。功德圆满,就这么样吧!

              ~~~~~~~~~~~~~~~~~~波涛汹涌分割线~~~~~~~~~~~~~~~~~

image
          每天都有用石子摆成的问候语在门口
image
房间外的小阳台
image
房间镜子旁的灯,龙儿哦!
image
斯文小阳台,酒店还算不错,虽然没有凯悦那样豪华的早餐,同时星级未明!
image
望夫崖不是一般的美!
image
守护望夫崖的神不是一般的贪靓!
image
崖边
image
望夫崖的海
image
旁边就是bvglari hotel
image
国王曾经住过的地方,巴厘岛还有国王?
image
要是在国内应该是“太和殿”的大门吧!
image
关键是灯!
image
外面斑驳,里面依旧华丽丽!

image
巴厘岛岛花
image
有人看是狰狞,有人看是诡异,我觉得反而喜感十足!
image
总觉得有法属殖民地比如当年的西贡的感觉
image
绝对不是绿藻,更不是浮游生物。中间的三个泉眼还在不停的冒水,当场震惊了所有的人。所谓的圣泉寺圣泉就是这么给人阿凡达星球的感觉
image
巴厘岛local等待圣泉的沐浴,当时很有共浴的冲动!
image
在导游的带领下在the pond餐厅吃脏鸭子套餐,虽然味道不错,但总有吃了个真功夫的“糊弄”感。

image
有花生酱的素菜套餐,在dirty duck 餐厅

image
这次的鸭子出场就已经很不同反响,除了有点辣,一切都是升级版的。

image
脏鸭餐厅就是这样的茅草小亭组成的,亭外是稻田,席榻设计,蚊子总是成群。
image
如果不是收割了,会更美。
image
拈花微笑

image
这个目标似曾相识。

image
他们穿得华丽,他们去嘘嘘。

image
最后一个黄昏的海,我已开始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