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大學時代的最後一個月,開始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於是乎差點誤了拍畢業照的日子。上天不忍讓我因此悔恨,安排了如此的機緣巧合讓我及時地趕上了拍照。

爲數不多的幾次見到所有的同學,依然是不知該說些什麽,能夠認認真真再看看每一個人,把大家或多或少地記在心閒大概便是我力所能及的所謂作爲了吧。我們穿上了學士服,最後一次在這個校園裏肆無忌憚地笑著、跑著,祭奠我們最後的青春、留下我們曾經的足跡。

這樣的一別就像是放飛了整整一籠的鳥兒,再次將它們悉數召回恐怕真是件難辦的事情。前段日子做中戲表演87班的再聚首,此時此景想像時光走過15年,我們班再回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大家都會變成什麽模樣了呢?

快升大二的時候做過的那期畢業生特別節目,現在想來當年自以爲觸及人心霛的文字真的只是沾到了皮毛而已;去年這個時候淘氣地跟01的人嚷嚷著“眼看咱們都是要畢業的人了”,不到今天恐怕也不會感受到真切的切膚之痛;只有儅真正畢業的時候,才會知道此時此刻的感受因爲心中淤積著太多以至於堵塞住了表達的出口而讓人變得沒有言語。

2006年的6月,我大學本科,畢業了。